孙中山与宋庆龄,五洲争霸四百年

图片 5

她就是宋庆龄,出生于上海,家庭条件是相当不错的,他的父亲还是孙中山的好朋友,经常出入宋庆龄的家,这样,两人就有了相遇的机会,小时候,宋庆龄就十分仰慕孙中山,等她长大后,这种仰慕就变成了爱恋,为了追随孙中山,她还到了日本去找他。

图片 1

“我当时并不是爱上他,是出于少女罗蒂克的念头!但这是一个好念头。我想为拯救中国出力,而孙博士是一位能够拯救中国的人,所以我想帮助他。”

冷清,但不心酸,因为要嫁的,是心目中的英雄,要娶的,是心目中的天使。

今天要讲的这位人物,是孙中山的妻子,临终前,她做了一件事,刷新了共产党入党的记录。

向孙中山表达感情

1913年8月,宋庆龄从威斯里安女子学院毕业后,到东京去看望随同孙中山流亡日本的父母时,会见了久仰的英雄孙中山。根据日本外务省的有关档案资料记载,宋庆龄与孙中山有频繁的接触,并且还有不少书信往来。

英雄就在面前,
相对朝朝暮暮。暗藏在心底的相思慢慢滋长,蓬蓬勃勃如同野地里的熊熊篝火。

图片 2

宋庆龄从美国毕业后,于1913年8月29日抵达横滨,第二天就由父亲和姐姐陪着去拜访孙中山,这是宋庆龄长成后首次会晤她所仰慕的革命家。19年前,庆龄还在襁褓中时“见过”孙中山,她当然完全记不起来孙的模样。宋庆龄见到孙中山,极为兴奋,她也加入了父亲与姐姐的行列,协助孙中山处理英文信件。1914年9月宋霭龄回上海与孔祥熙结婚,宋庆龄接替姐姐,做了孙中山的秘书。

宋庆龄在自己的《自述》中曾说“由于家父是孙博士在其革命工作中最早的同志之一,因此在孩提时起我就熟悉他的名字和志向。”1907年宋庆龄到美国读书以后,她的父亲仍经常给她去信,寄发剪报材料,把国内发生的情况告诉她。

“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这是小凤仙给蔡锷的一副挽联。

从秘书开始

图片 3

1915年初,在准备回国时,她与孙中山提到两人相爱与结合的问题。孙中山劝宋庆龄再多考虑一段时间,而且还要征得父母的同意后再做决定。宋庆龄心情激荡,表示她早就梦想与他结合,认为若不是为了伟大事业而生存,生命就没有意义,而和他在一起,就是为了伟大事业……

孙中山与宋庆龄的爱情:宋庆龄与孙中山年龄上相差近30岁,但这并没有妨碍他们成为志同道合的革命伴侣。宋庆龄对孙中山一往情深,内心充满无限崇敬与爱戴。

国民党右派反对国共合作,更反对三大政策。即使是孙中山的亲密助手,如胡汉民、汪精卫等,或是有条件地支持,或心存疑惑。只有廖仲恺、宋庆龄是最坚定的。她忆述当年国民党内尖锐激烈的斗争时说

出师不利的少女,遭到家人的一直反对,被软禁在家。家人匆匆忙忙,为她另择夫婿。

这是这个声名显赫的家族留下的唯一一张全家福,不久以后,家族的奠基人宋耀如离开了人世。据说笃信基督重视亲情的父母生前曾有一个愿望,希望一家人即使在死后也能葬在一起。很多年后,夫人感慨地说,兄弟姐妹中,看来只有她能陪伴在父母身边了。

我当时并不是爱上他

宋庆龄

这篇论文表明了宋庆龄对革命的理解,她把共和制度取代封建专制视为社会发展的必然。

只是不知道,卢慕贞夫人是否也很感动。

1918年夏,宋庆龄、朱执信帮助孙中山起草了致列宁和苏维埃的电文,表示“中国革命党对贵国革命党所进行的艰苦斗争表示十分钦佩,并愿中俄两党团结共同斗争。”

婚姻大事对小女子来说,是一桩大事,惊动亲友的大事。对大英雄来说,也何尝不是啊。孙中山面临的压力也很大。且不说家族内部不同意,就是革命党内部也反对声一片。就连毫无利害关系的房东夫人,也提醒孙中山,说与年龄相差如同父女的小姑娘结婚,会折寿的。孙中山回答会干脆,折寿就折寿吧,只要能跟心爱的人结婚,就算是第二天就死去也不后悔。

“国民党右派不满意孙中山倾向于社会主义和刷新三民主义的做法。他们十分厌恶他的三大政策,特别是‘扶助农工’这一条,他们认为这一条是对他们利益的威胁。……有些人就来找我,以为我会帮助他们反对这一行动。当我拒绝这样做、孙中山坚决做下去的时候,这些人就退党,并且公开攻击他。”

深受感动的宋庆龄,,坚定了心念,毅然离家出走。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从窗户里爬了出来,在女佣的帮助下逃了出来。

宋庆龄在大洋彼岸知道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政府的专制统治时,这个一向沉静温雅的姑娘,在她着名的论文《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事件》中,对新生的共和国充满憧憬“中国以其众多的人口和对和平的爱,应该作为和平的化身屹立在世界上。”

上一章  目录 
 未完

宋庆龄婚后继续全力投入到孙中山领导的捍卫共和的斗争。讨袁、护法、北伐诸役,孙中山的所有重大行动,宋庆龄都追随左右。她协助孙中山起草《第二次讨袁宣言》,组织出征军人慰劳会并亲率红十字会员支持北伐,陪同孙中山观察军事要塞。

宋庆龄的姐姐宋蔼龄是孙中山的英文秘书。但宋蔼龄婚期将近,忙于准备。宋庆龄接替姐姐,担任秘书之职。

当“五四运动”发生并影响广州后,宋庆龄代孙中山起草了致广东政府电,要求释放被捕工学界代表。几个月后,孙中山对五四运动作出了极高的评价“自北京大学学生发生五四运动以来,一般爱国青年,无不以革新思想,为将来革新事业之预备。其将来收效之伟大且久远者,可无疑也。”

宋庆龄的父母发现女儿逃走后,怒气冲冲乘坐客轮赶到东京,一到孙中山的家门口,便大吼,说我要见夺走我女儿的总理。

宋庆龄是孙中山的战友宋耀如的女儿,从小就知道孙中山是反对清朝专制统治的英雄,了解父亲在各方面支持他的事业,因而对他非常仰慕。

新娘子担心父亲会大闹东京,会痛斥新郎,会让所有人难堪。无论如何,还是要去面对。孙中山慢步走出,问宋嘉树所为何来。

从小就非常仰慕孙中山

《血性藏锋》为长篇连载,点开作品后阅读第一章,正文上下两端有“全书目录”、上一章和下一章的链接。

她的思想发生了飞跃

此刻的大英雄,革命失败,流亡海外,前途未卜,愁死茫茫,旧日同志,或沉沦,或沮丧,或
离开,或疏远。大英雄身处逆境,正需要细心人来鼓励,来安慰。

追随在孙中山左右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爱情,孙中山从未真正体会过的感情,不仅给他以慰藉,也成为激励他在失败中奋起的动因之一。年轻、美丽、温柔、深情,充满朝气的宋庆龄还带来了西方的民主主义。

小女子在暗恋大英雄。大英雄是否察觉?

宋庆龄当年同学的忆述“沉默寡言的庆龄把心思用于另外一种方面———潜心思考中国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内在意义,考虑她父亲宋查理和他的朋友孙逸仙博士魂牵梦萦的革命事业的是非曲直……她在内心深处已经是忠贞不二地谋反了。”

小凤仙对蔡锷的爱,源自早知李靖是英雄,同样,宋庆龄对孙中山的爱也是如此。

而结婚对于宋庆龄,当时只意味着“委身革命”。多年以后,宋庆龄向埃德加·斯诺谈到她与孙中山的婚姻时,用风趣和幽默的口吻表达了她当时的感情

孙中山将原配夫人卢慕贞接到东京,办理了离婚手续。此后,卢慕贞独居澳门,孙科等子女仍奉养一切。

还在五个月前,她在校刊上发表过《留学生对中国的影响》,揭露了清朝封建统治的腐败,但却认为这种状况可以通过留学生出身的官员的“言传身教”实现改革,“‘自由’与‘平等’不是靠罢工、骚动和政治混乱,而是靠更为普及的教育和启蒙运动来保证的。”

2.青苍随笔散记

由此,宋庆龄加深了对孙中山及他的事业的理解,当宋霭龄因婚事不再专任孙中山的秘书时,她继任了孙中山的秘书工作,追随孙中山参加了中国的民主革命。

第三幕

第一次护法战争失败后,孙中山怀着极度的苦闷回到上海,是宋庆龄以温柔体贴的照顾抚平了他心中的伤痕,并协助他总结失败的经验教训。在孙中山着述《建国方略》时,宋庆龄则担当了资料员、打字员和翻译。

图片 4

她的作用无人能替代

上一章 
 目录  未完

辛亥革命使宋庆龄的思想发生了巨大的飞跃。这为她不久以后全身心地支持和投入孙中山的革命事业打下坚实的思想基础。

这次婚礼并不隆重,因为宋庆龄的父母没有出席,孙中山的亲朋战友也持反对意见没肯露面。

田桓亦有类似的回忆“他们中的某些人,当时以为宋庆龄同志年轻可欺,便去找她,妄想通过她来影响中山先生的革命行动,当即遭到宋庆龄同志义正词严的拒绝。”

1913年,二次革命失败,孙中山被迫出走日本。宋嘉树夫妇与宋蔼龄也随之流亡日本。当此时节,宋庆龄在美国威斯里安女子学院毕业,8月29日抵达日本横滨。宋庆龄于第二天晚上,在父亲和姐姐的陪同下,到孙中山寓所拜访,将一箱子加利福尼亚水果奉上。

1924年1月在广州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大会通过的宣言中,孙中山重新解释了三民主义,确立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这标志着国共合作正式形成。

10月,孙中山与宋庆龄到日本名律师和田瑞家办理手续,在好友廖仲恺等人面前举行了结婚仪式。

1915年6月,宋庆龄特地为了自己的婚事,回上海征求家人的意见。没想到,家人竟然强烈反对。这多少有点儿出乎宋庆龄的意料之外。家人一致认为这门亲事不合适,双方年龄相差太大,宋庆龄才二十初度正值芳龄,孙中山已经年过半百相隔一辈,两人年龄相差太大,再者孙中山已经家中有妻,还有子女。家人苦口劝说,要宋庆龄打断念头。

早知李靖是英雄,这一句说出心声。早知李靖是英雄的爱,是一种深沉的爱,是由崇拜而仰慕的爱,是小女子对大丈夫的爱。

1.血性藏锋

图片 5

来势汹汹。

宋庆龄的父亲宋嘉树是孙中山的追随者和挚友。父亲对孙中山的敬慕,给女儿潜移默化的影响,女儿自幼就将孙中山视为卓然不群的英雄。及至少女时代,英雄崇拜情节愈加浓烈,由仰慕而至爱慕,由向往而至追随,爱意恰如春草,渐行渐远还生。

起初接近他,是出于对英雄的景仰,出于少女的罗曼蒂克念头,后来耳鬓厮磨,爱情的火苗悄然燃烧。

所为何来,当然是为了女儿而来。但是,宋嘉树猛然理智起来。婚事已经木已成舟,自己大闹也于事无补。

与原配离婚,就意味着与宋庆龄的结婚是明媒正娶,意味着宋庆龄不是卑微的妾侍。宋庆龄因此深受感动。

宋嘉树猛然跪倒,说我这不懂规矩的女儿,以后就拜托了。叩头毕,转身离去。

冷冷清清的婚礼,不被祝福的婚事。

宋庆龄在东京工作了一段时间,就回上海探望已经因病回国的父母双亲。从此后,她曾几次来往于东京与上海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