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同存异,一座大坝

图片 9

图片 1

职场中的《战国策》(20)-秦宫里的辩论赛

他们必将在都江堰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样的人间奇观、智慧结晶,


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企业日常经营管理中,遇到涉及整体性、方向性或跨部门的事件及问题时,需要组织相应层级的管理人员,共同商讨。目的是为了集思广益,也是为了在最大范围内达成广泛的共识,使问题能够得到有效的解决。在商讨研究的过程中,分歧的产生是在所难免的,因为不同的管理者根据其所管辖的业务特点,会从不同的角度表达自己的观点,这些都是很正常的现象,“民主集中制”很好的解决了在产生分歧时如何确保决策效率。决策的“集中”在很多企业中,基本上是由老板来完成的。我们在这里不去探讨“集中”下的决策是否客观、正确,只就决策后的实施过程进行分析。经常发生的情景是,很多管理人员会将自己在会议中的观点带离会场,以一种有意或无意、正式或非正式的状态,在同僚、下属之间进行“演绎”,回放会场的情景、坚持自己的观点、批驳不同的理念,甚至以极富表演特性的状态来诠释自己的情绪。这个时候,会场中被确定下来的议案或决策,已经开始在部分企业成员间产生了消极的抵触。大家没有了坚决执行的态度,而是抱着挑剔、反向印证的心态,甚至还有将会场争议在实际执行中刻意放大的情形。

除了自然的鬼斧神工,其它的,

秦宫里的辩论赛圆满结束,秦国君臣思想高度统一。那还等什么,说干就干,该出手时就出手。公元前316年,秦惠王以司马错为帅,张仪、都尉墨等辅之,经由金牛道(石牛道)发兵攻蜀。而对韩国,秦王采取了怀柔之策,将蜀、苴游说时带来的奇珍异宝、金银钱财,一股脑的陪着笑脸转送韩王,韩王就坡下驴、罢兵还国。

强望泰清政爱民、治水有功,在都江堰的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人生篇章,为川人、国人所敬仰,为故乡人民所骄傲。他的高尚道德情操和以人为本的爱民情怀在当今时代仍然值得继承和发扬。


从大坝修建前的历史背景、工程记录到管理治理,

司马错灭蜀,打得酣畅淋漓。搁置争议,求同存异,张仪的表现同样可圈可点。他并没有因为政见不和,而消极懈怠。反而在方略已定的情况下,全力以赴协助司马错。不仅如此,张仪在司马错伐蜀的基础上,又衍生出了吞并巴国、经营三城的新方略,终使秦国因国力大增而傲视群雄。如果张仪持一己私利,因自己观点未被采纳,而怨恨甚至诋毁伐蜀,以其相国之位和影响力,必然会使很多人趋炎附会,由此再形成攻韩派与伐蜀派、相国系与将军系的嫌隙,导致人心浮动,秦国能否顺利实现战略意图,恐怕要被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都江堰始建于秦昭王末年(约公元前256~前251),是蜀郡太守李冰父子在前人鳖灵开凿的基础上组织修建的大型水利工程,两千多年来一直发挥着防洪灌溉的作用,使成都平原成为水旱从人、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至今灌区已达30余县市、面积近千万亩,是全世界迄今为止,年代最久、唯一留存、仍在一直使用、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宏大水利工程,凝聚着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勤劳、勇敢、智慧的结晶。

职场中的《战国策》(22)-相府宝璧失踪谜案

秦国占了蜀在长江上游的地利,开始以此为桥头堡,蚕食下游的楚国。《史记·张仪列传》载:“蜀既属秦,秦以益强,富厚,轻诸侯。”秦昭王二十七年(前280),司马错发陇西、巴蜀之兵,有众十万,装船万艘,载米六百万斛,从巴的涪水(嘉陵江支流)南下,攻楚黔中郡。但由于当时都江堰尚未建成,兵马粮草无法从成都直接通过水路进入长江,运往与楚国交战的前线,因此秦军在夺取了黔中之后,军队却因补给困难而陷入了困境,无法继续深入。幸而楚顷襄王为求自保,割让了上庸(今湖北竹山)和汉水以北地区给秦国求和。秦军避免了粮草不济的尴尬,却也发现了以蜀为根据地攻楚的不足之处。

蜀国归秦了,苴国也在劫难逃,秦军顺手灭之。苴侯恐怕这个时候才会想起,就在不久前的春秋时代,晋国“假道伐虢”,与今天苴国结局如出一辙。可见,知识是多么重要,不学习真可怕!蜀苴被灭后的两个月,张仪力谏秦惠王吞并巴国,在宣太后芈八子的支持下,终获批准,巴国遂灭。至此,巴蜀之地连城一片,尽入秦国版图。随后司马错于巴国旧地江州(今重庆江北区)驻防,频频东侵楚国,并攻取楚国黔中,使得秦国完成对楚国的迂回战略包围,居高临下虎视眈眈。而此时的张仪,在郡守张若的协助下,仿照咸阳城规制,历经九年,对成都、郫城、临邛三城加以改造修整,终成西南繁华重镇。

蜀地广博,但成都平原频发的自然灾害也让秦国的统治者头疼。发源于甘肃与四川交界处雪山的岷江,不仅水势凶猛,而且全年水量不稳定,使得成都平原地区或旱或涝,人民苦不堪言。秦国非但没法从这里征收大量的粮食,遇到灾年,很可能还得倒贴。在这种背景下,秦国派遣水利专家李冰入蜀,花费十余年时间修建了举世瞩目的都江堰,彻底根治了岷江水患

求同存异是为了统一思想,统一思想又是企业有效管理的基石。很多时候,我们达不成共识,不仅仅是分歧本身的问题,而是我们没有“求大同存小异”的心境。

都江堰在司马错主导的伐蜀事件后的作用


与司马错、司马迁、强望泰三位人物分不开,

秦军攻蜀之时,蜀王怀着对秦国背信以及神牛骗局的愤怒与无奈,亲自率军至苴国葭萌抵御。秦军在苴国协助下,只用了十个月就攻陷成都,占领蜀境。蜀王兵败遁逃,终被秦军捕获所杀。至此,秦定蜀国、取消蜀王封号,以蜀国公子通为蜀侯,任命陈庄为蜀相,而张若则成了第一任秦国蜀郡太守。再后来张若调任秦国黔中郡守,水利专家李冰接替其职,遂成都江堰。而石牛道、金牛道贯通而成的蜀道,将蜀地的物资源源不断输送至关中及战场前线。加之秦国后来将计就计修筑的郑国渠,使得关中平原沃野千里。秦国最终能国力绵长、横扫六合,正是得益于关中平原、成都平原两大后勤保障基地强大的物资供给能力。而这一切又与司马错力主伐蜀的非凡谋略紧密关联。当今天的人们在陕西韩城司马故里去凭吊“史笔昭世”的太史公,感慨“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时,也别忘记了,这位以《史记》千古流芳的司马迁,其八世祖正是大名鼎鼎的秦国名将司马错。

强望泰自小好学,24岁就参加殿试,后赐进士。他的文才很好,擅长吟诗作对。作为地方官员,他也很重视办学兴教,在当地留下了很好的口碑。道光七年(1827)他出任成都水利同知,管理都江堰10余年,使灌区14个州县旱涝无患,人民安居乐业。

在我国的四川省,都江堰是人类一大奇迹。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这样评价:“如果说长城占据了辽阔的空间,那么,它却实实在在地占据了邈远的时间。长城的社会功用早已废弛,而它至今还在为无数民众输送汩汩清流,有了它,旱涝无常的四川平原成了天府之国,每当我们民族有了重大灾难,天府之国总是沉着地提供庇护和濡养。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

图片 2

都江堰市坐落在成都平原西部的岷江上,为成都市下辖的县级市,是一座具有2000多年历史、因堰而兴的城市。都江堰市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和中国优秀旅游城市,2017年全市GDP达到348.5亿元,都江堰市山脉以岷江为界,河东、河西分属两条山脉,河东诸山(旧称东岷)属于龙门山脉。

因为都江堰,秦国补足了蜀这个战略基地的短板,成都平原成为了秦国的大粮仓,为其征战六国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物资。公元前241(秦王政六年),秦军在蕞(今陕西临潼东北)与赵、楚、魏、燕、韩五国联军决战,因巴蜀的滋养而国富兵强的秦国大获全胜。随后,秦军展开了对六国的“绞杀”。公元前230年,秦灭韩;前228年,灭赵;前225年,灭魏。

这些大河的哺育,孕育了灿烂的中华文明。

责任编辑:

司马错:“舌战张仪,力主伐蜀”

自古,水之为利害也!

杰出水利专家 || 重获新生
都江堰管理者和治理者

秦国灭蜀,是为了增强国力,从而为破灭六国奠定基础。伐蜀之前,秦国丞相张仪和大将司马错曾有过激烈的辩论。张仪主张先灭了韩国,“挟天子以令天下,天下莫敢不听”。但司马错认为秦国当时实力还不足以挑战六国,一旦攻韩,可能遭致诸侯围攻,不如先灭了偏僻的蜀国,既不会惊动六国,也可以取蜀国的资源富国强兵。秦王最终采纳了司马错的建议。公元前316年,秦惠王派司马错率军攻打巴、蜀,轻松将两国纳入了自己的版图。

图片 3

都江堰治理的成功典范,是一代代水利人的智慧与努力,今天的都江堰已经名扬四海,世界瞩目。然而,它的成长与发展,在我们看来与韩城三位历史人物有着密不可分关系

图片 4

图片 5

秦灭蜀之后,就按照司马错的设想开始经营蜀地。先是把蜀国降格为蜀侯国,培植傀儡政府。但蜀人屡次叛乱,于是秦国干脆把蜀变成了自己的一个郡,而且为了更好地巩固和经营蜀郡这个战略基地,秦国还对蜀进行了大移民。常璩《华阳国志》记载说,秦认为当时“戎伯尚强,乃移秦民万家实之。”迁移入蜀的秦民至少有数万人之多,从当时天下的人口数量来看,这已经相当可观了。

无论是韩城市还是都江堰市,

图片 6

司马错:秦国少梁(今陕西韩城南)人,史学家司马迁八世祖,战国时期秦国著名将领、纵横家,历仕秦惠文王、秦武王、秦昭襄王三朝,参加过平定叛乱、伐魏攻楚等战争。

图片 7

也离不开那些闪耀于历史长河中的伟大人物。

一座大坝,两个名城,三位名人,

韩城市位于陕西关中东北部,2012年由县级市晋升为陕西省内计划单列试点市,是一座黄河文明哺育下的具有3000余年的文史圣城。韩城市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和中国优秀旅游城市,2017年全市GDP达到349亿元。据说,大禹治水的故事和鲤鱼跃龙门的传说就发生韩城黄河龙门山一带。

《河渠书》是中国第一部水利通史,《河渠书》简要叙述了从上古至秦汉的水利发展情况,表明了司马迁对治水重要性的明确认识和深切关注。

毫不夸张的说,他们分别见证了

也无论是关中平原还是成都平原,

伟大的人物与伟大的工程

毫不夸张的说,司马错不辱使命伐蜀成功,为秦统一六国奠定了坚实的军事基础。而都江堰因为这一历史背景的原因修建,为开创了中国古代水利史上的新纪元,标志着中国水利史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在世界水利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章。以至于才都江堰在历代水利人的努力下,才有了一些列的殊荣和瞩目。

都江堰市与韩城市

造就了秦蜀两地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

在人类历史上,

韩城古城 || 强望泰故居

一座大坝,两个名城,三位名人

拜水都江堰,问道青城山

图片 8

他在人们心目中既是官,又是民,是和老百姓可亲近的形象。由于他一生付出的太多,身体健康受到一定的影响,1844年调任重庆府不久就去世了,享年51岁。蜀民为了纪念他,在都江堰二龙庙为其建祠并塑像

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司马迁奉命出使西南时,实地考察了都江堰。他在《史记·河渠书》中记载了李冰创建都江堰的功绩。后人在其西瞻蜀之岷山及离堆处建西瞻亭、西瞻堂以示纪念。

强望泰与都江堰的十余年

黄河、长江 . . . . . .

原标题:一座大坝,两个名城,三位名人,都江堰与韩城竟有这些惊天大密!

来源:陕西韩城旅游

今天的中国人骄傲于自己丰富的文化遗产,

司马迁考察都江堰

世界文化遗产、国家风景名胜区、国家5A级旅游景区

有了都江堰,蜀地的粮草和兵马可以顺着流经成都的府南河(府河、南河在成都城外的合江亭交汇,合称府南河,也称锦江),直入长江,南下楚国。终于,公元前223年,秦国百万大军从成都出发,沿江直下,一举攻破了楚国,并于两年后统一了中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在蜀任职期间,他不断总结完善和提高治水经验,成了名副其实的杰出水利专家。在他的管理和治理下,都江堰重获新生,堤坝坚固,渠系畅通,发挥了很好的效益,使成都平原灌区农业获得了稳定的发展。

韩城古城 ||
有故事的韩城,有味道的旅程

都江堰建设的历史背景:秦灭六国的大伏笔

骄傲于山川河流的大美神奇,

无论是黄河还是岷江,

都江堰伟大的记录者 ||
西汉史学家、文学家、思想家,世界文化名人司马迁

水利的治理,在千百年的文明进展中

两座城市的巧妙对比

在我国的史料中,关于都江堰工程建造者的记录,记载都十分模糊。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河渠书》中提到:“蜀守冰,凿离堆,避沫水之害,穿二江成都之中。”同时对都江堰的创建进行了记录,《史记》说:“都江堰建成,使成都平原‘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天下谓之“天府”也’”

他勤奋敬业,清廉为官。每年冬季岁修,他都不惧严寒风雪,坚守在第一线。他很体恤民工的辛苦,在设计和施工中,科学安排,避免浪费劳动力和资金。他个人和家庭生活十分简朴,往往把节余的一点俸禄赠到工程上去。

这段在战国史上著名的辩论,记载在《战国策》中,后人标题为《司马错与张仪争论于秦惠王前章》。

图片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