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指挥了博望坡伏击战,指挥者是谁

图片 3

图片 1

图片 2
姓名:刘备 国籍:中国河北省涿县 年代:161-223 职位:政治家
生平年表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61年(1岁):出生于涿,以卖草鞋为生。
  184年(24岁):应征入伍,讨伐黄巾起义军。
  194年(34岁):徐州牧陶谦病势,刘备受托接任徐州牧。
  195年(35岁):与吕布议和,驻扎小沛。
  196年(36岁):吕布派兵进攻,战败投靠曹操。
  199年(39岁):借兵灭袁术、占徐州、反曹操。
  200年(40岁):投靠袁绍,后逃亡。
  201年(41岁):投靠刘表,但不为信任。
  207年(47岁):三顾茅庐,请出诸葛亮。
  208年(48岁):结盟孙权,赤壁之战大败曹操。
  209年(49岁):任荆州牧,与孙权联姻。
  211年(51岁):自与副军师庞统等入川。
  214年(54岁):劝降刘璋,夺取益州,领益州牧。
  215年(55岁):孙权派兵攻打荆州,后刘、孙议和,分占荆州。
  219年(59岁):攻陷汉中,进位汉中王。
  221年(61岁):称帝,国号汉,史称蜀汉或蜀。
  222年(62岁):为夺回荆州,兴兵伐吴,兵败。
  223年(63岁):崩于白帝城永安宫。

图片 3

刘备驻防在新野的七年以上的时间,只有过一次军事行动。刘表叫他向许县进军。他经过宛县、长山,到了许县西南的叶县。守叶县的曹军将领是夏侯惇。在夏侯惇的下面,有李典、于禁两位大将。

有一句俗语:强龙不压地头蛇。

  刘备(161-223),蜀汉昭烈帝,蜀汉开国皇帝,西汉中山靖王之后。在镇压黄巾起义时结识关羽、张飞二人,三人亲如兄弟(正史中无结义之事)。镇压黄巾后,刘备被封为安西县令,后因不满督邮对自己的百般刁难,鞭打督邮后弃官出走。后又投奔公孙瓒,被封为平原县令。
  其后,曹操攻打徐州,陶谦向刘备求救,刘备遂从公孙瓒处借来数千兵马,当时公孙瓒手下的赵云也奉命随军。往徐州救援。此时吕布偷袭曹操的根据地濮阳,曹操不得已而退兵。刘备则进驻徐州。陶谦将小沛城交与刘备。
之后,陶谦病故,将徐州城交与刘备,刘备遂自领为徐州牧。此后被曹操所败的吕布前来投奔,刘备让其居小沛。后来,袁术率大军进攻徐州,刘备迎击,两军在盱眙、淮阴相持。这时,吕布偷袭了徐州,刘备战败,转军海西。途中击杀在徐州、扬州为寇的杨奉、韩暹,并向吕布求和,吕布让刘备驻军小沛。其后袁术派纪灵带大军攻小沛,吕布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用“辕门射戟”救了刘备。但其后,刘备再度召集万余人的军队,吕布于是率军进攻小沛。刘备战败,只能前往许都投奔曹操。曹操表奏刘备为豫州牧,至此人称刘备为“刘豫州”。
  其后袁术称帝,曹操动员刘备、吕布、孙策三路人马攻打,占寿春后刘备前往小沛。其后曹操欲讨伐吕布,便派夏侯惇联合刘备一起讨伐吕布。吕布得知后派高顺攻破小沛,刘备只得逃回曹操营寨。下邳城破,白门楼上,吕布意欲投降,曹操也想要收服之意,询问于刘备,刘备厌恶吕布,深知其乃无义之人,劝曹操杀之,于是吕布遂死。其后,刘备随曹操一起回许都,而曹操此时野心膨胀,心生不臣,刘备感到惴惴不安,不愿久居人下,“青梅煮酒”后,刘备更是担心,以韬晦之计骗过曹操,以打袁术为借口,向曹操借兵,曹操允之。未至,袁术病死,刘备杀死徐州刺史车胄,攻占徐州。曹操闻讯后率大军攻城,刘备认为袁绍大军压境,曹操不可能进攻自己,因此遭受奇袭而大败,刘备单骑逃往河北投青州袁绍之子袁谭,袁绍得知后以礼相待,出邺城200里迎接刘备。后被袁绍派往汝南,策反依附曹操的黄巾余党刘辟,骚扰曹操后方的许昌。曹仁率军反击,刘备战败逃回袁绍处。刘备察觉袁绍不能成器,想要离开袁绍,于是说服袁绍再度来到汝南,并联合龚都,曹操派蔡阳进攻,刘备轻松击败蔡阳,并取其首级。(刘辟、龚都与演义中不同,未死,战后不知所踪)
  击败袁绍后,曹操率军攻打汝南,刘备深知不敌,向南撤退,派孙乾、糜竺前往荆州游说刘表,刘表出郊相迎,待之以上宾之礼。但刘表为人外宽内忌,嫉妒刘备的才能,刘备到荆州后,荆州士人仰慕刘备之名,与之交好,刘表更是因此不信任刘备,暗地里提防他,刘备几次献计袭击许昌,刘表都不采纳。一次酒会上,刘备看到自己腿上长了肥肉,感叹老年将至而无法建功立业,就是髀肉复生的来历,刘表愈加猜忌刘备,让刘备驻军新野。202年,刘表命刘备带军北上,夏侯惇、于禁、李典率军抵挡。刘备伪退,设下伏兵,李典觉得有诈,劝谏,夏侯惇不听,被刘备打败,幸好李典及时赶来,刘备军力过少,知道相持下去占不到便宜,于是退军。207年,刘备三顾茅庐,请出了诸葛亮。208年,刘表病死,曹操此时亲率大军南下,次子刘琮投降曹操,长子刘琦联合刘备。刘备从新野撤往江夏,路经襄阳时,很多荆州士人投靠刘备,有人劝说刘备抛弃他们,轻骑前进,但刘备说:“夫济大事必以人为本,今人归吾,吾何忍弃去!”。诸葛亮只身前往东吴游说抗曹,孙权以周瑜为将军率军三万,联合刘备军两万,在赤壁大破曹军,曹兵撤回江陵。刘备迅速夺取荆南四郡,孙权感到惧怕此,将其妹嫁给刘备,以促成孙刘联盟,并在周瑜主持下将江陵借与刘备。之后刘备采纳谋士殷观的计策,允许孙权伐蜀但自己按兵不动,使孙权不敢窥视益州,东吴伐蜀的计划也不了了之。
  建安十六年,刘备借口帮助刘璋讨伐张鲁,以法正、张松为内应进入益州。刘备北进至葭萌便停军,收买人心。后来张松事情败露被杀,刘备于是与刘璋反目。刘璋派遣刘璝、冷苞、张任、邓贤等在涪阻击刘备,都被刘备打败,张任逃亡,其余皆死。刘备进军雒城,庞统在攻城时中箭身亡,于是法正继承庞统谋士之职。一年后,雒城被攻破,张任不愿投降,刘备杀之。包围成都时,刘备让诸葛亮、张飞、赵云等进入益州。成都城前,马超加入,简雍劝降了刘璋,刘备遂自领为益州牧。建安二十年,张郃入侵蜀中,被张飞击败。建安二十三年,刘备因兵马整齐,便起兵攻汉中,欲收东川。刘备采纳法正的计谋,夜袭夏侯渊,夏侯渊被黄忠斩杀。刘备获得主动权,待曹操亲自到来后壁垒不战,只派小股部队在外骚扰曹操的运粮部队,曹操无奈退军。刘备获得汉中,自立为汉中王。
  其后,关羽起兵攻樊城,水淹七军,收服于禁,但曹、孙联合,在徐晃、曹仁、满宠以及吕蒙从背后奇袭荆州,关羽走投无路,最后在麦城被俘遭受杀害。220年,曹操病逝,其子曹丕继任魏王之位,其后废汉献帝,建立了魏国。次年,刘备在成都称帝,立国号为汉,史称蜀汉,蜀国政权正式建立。
  次年,为夺回荆州,出兵攻打东吴(兵力不详,通常认为在5~10万之间)。其先,蜀军士气旺盛,势如破竹,先后击破李异、刘阿等。孙权以陆逊为将军,陆逊坚守不战。时过一年,蜀军士气低落。陆逊趁蜀军战意已无之时用火攻,蜀军大败,刘备只能狼狈逃走。刘备逃至白帝城,在此驻扎。孙权得知十分惧怕,立即遣使求和。
  次年,刘备病情恶化,从成都招来蜀相诸葛亮,以后事、孤儿托之。言讫即逝,终年63岁。

幸运的刘备却根本没有攻取叶县坚城的打算,每日只是派出少许兵力分散行动,向四乡百姓展开思想教育工作,无非是宣传曹操如何残暴、如何欺君罔上,刘使君如何仁义、如何奉衣带密诏合法讨贼,竟把新野小县形容的如同天堂,大伙还不快去享受主人翁的幸福生活?在这如同水深火热的三分之二中生活,还有何希望?

这一仗打得不错:有路旁设伏的战术,击溃夏侯惇亲自与于禁率领的追兵(李典不主张对刘备追击,被夏侯惇指定留守叶县)。

刘备在刘表那里的身份很独特:一直居于客人地位,虽然实际上是在替刘表治理新野,并兼顾北部边防,但却没有被刘表委任以任何职务。

话说多了,也就有人信了,不少聪明的乡民自愿抛弃了家园,奔向了南方乐土--实际上,富饶安定的荆州也确实比处于两军前线的叶县易讨生活。

李典不主张追击,是对的。第一,刘备未曾损兵折将,就忽然撤退,很像是“有诈”。第二,叶县之南,通往博望的道路,是方城山的山隘,很狭窄,很长,两旁有茂盛的草木,刘备可能布置了埋伏。夏侯惇不听李典的话,吃了一个大败仗。

表面上这是合理的:刘备是皇帝亲封的左将军--军衔已在刘表之上;又曾任豫州牧--与刘表平级,刘表哪里有资格任命左将军刘备什么职务?但同时也告诉了刘备:你永远也成为不了“自己人”。

这下夏侯惇沉不住气了,屡次要提前出击,灭了那信口雌黄的大耳儿!

刘备是不是除了以埋伏的部队袭击夏侯惇的追军以外,也如《三国演义》所说,用火焚烧山路两旁山中的草木?有可能,但不必要。并且,倘若在秋冬的干燥之日用了火,那被烧的就不仅是夏侯惇和于禁的兵了。

这是刘表的清醒之处:这个刘备永远也不可能甘心居于自己之下,是个只可利用,不可重用的人才。

这时的刘备也感到确实该走了,于是便在一日夜里,传令全军退往博望,现有的营寨,立即举火烧掉。

刘备的这一次胜利,是否由于诸葛亮替他指挥?刘备这时候是否已经拜访了诸葛亮三次,把诸葛亮请来了身边当军师?

唯一的有用之处就是助自己对付强横的曹操,并且必须控制使用,其力量应严格限制在对自己不能产生威胁的标准,否则便不是在养犬守户,而是在引狼入室。

城外冲天的大火惊动了夏侯惇,怎能容这讨厌的刘备如此轻松远遁?虽然敌营突起大火原因不明,但趁其时出击掩杀是确凿无疑的大好时机,立即传令全部主力出动,随俺活捉大耳朵去也!

我们晓得,这击败夏侯惇追军的事,是在李典参加曹操的围攻邺县之前。围攻邺县,是从建安九年二月开始,到八月结束。

所以,对于遣刘备部北上抗曹,荆州部队不予出动配合,连接应都没做打算,就是容易理解的了。

到得城外刘备的营寨近旁,发现刘备军已经弃寨远去,那大火只是烧的一座空寨,夏侯惇当然命令全军追杀,李典感觉势头不对,提醒主将夏侯惇:“刘备无故放火,自烧营寨退军,只怕有诈,最好不要追击,随他去吧。”

诸葛亮在后主阿斗的建兴五年写他的《前出师表》,说了下面的几句话:“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

但刘备对执行刘表的军令却不能有丝毫犹豫,还要强迫自己相信:这是刘表对自己部队战力的绝对信任,是对刘备军事指挥能力的推崇备至。并且还要把这一观点灌输给左右及士兵――也够刘备难为的。

夏侯惇身为主将,焉能放过如此战机?没有听从李典的劝谏,还是挥师追向了博望,眼见得刘备大军就在前面,冲上去!剁了丫的!

可爱的裴松之,在这几句下面,注得十分明白:“刘备以建安十三年,遣亮使吴。亮以建兴五年抗表北伐,自倾覆至此,整二十年。然刘备始与亮相遇,在败军之前一年也。”

至于对曹作战胜败之预期?刘备没想,也不敢想,不能想,只能期盼恰巧曹操生个急病什么的,或者突然发生场十级以上地震?这种事想多了对人没好处--会得精神分裂症。

谁知,断后的赵云却竭力阻击,曹军一时不能迫近掩杀,夏侯惇不禁焦躁!

由此看来,不仅“火烧博望坡”的事于史无据,而且诸葛亮那时候仍在隆中高卧,并不曾在“新野”刘备的营中,向刘备“假”得了剑与印,对关、张与关平、刘封四人颁布命令,叫关羽带一千“民兵”埋伏在博望之左的所谓“豫山”,叫张飞带一千“民兵”埋伏在博望之右的所谓“安林”;又叫关平、刘封各带五百“民兵”,埋伏在博望坡之后。

有两条必须明白:需要打一仗,不然无法对刘表交代,也无颜面再见荆州诸友及新野父老;随时准备开溜,不然自己马革裹尸不要紧,手下的将士犯得着吗?。

夏侯惇在之前征讨吕布时曾受箭伤,被剜去一只眼球,两眼仅剩一只独眼,发狠之时更显无比狰狞!亲自持刀上阵,带头冲锋,赵云部终于支持不住了,只能且战且退;夏侯惇当然是步步进逼,坚决不容刘备逃脱!

诸葛亮在《三国演义》里吩咐这四个人,要静候赵云与刘备先后对夏侯惇交锋,诈败,退过了博望坡,一齐放火,他们遵令而行,果然就把夏侯惇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大军经南阳、越博望、直抵叶县。

李典心惊肉跳,从所率后队赶了上来,竭力劝阻杀红了一只眼的夏侯惇:“赵云有诱敌之嫌,将军万莫深入,放他们走了吧!”

演义的作者,把夏侯惇说成来攻的人,把刘备说成被攻的人,不曾深考过:取攻势的原是刘备,而夏侯惇只是于刘备撤退以后才“追击”的。演义的作者又把夏侯惇说成是从南面打到北面来的,未免太茫然于许昌之在新野的东北了。

进军一路途中,刘备悉心观察地形,详察道路状况,这是在肯定要退军逃命时摆脱追兵的唯一法门,不预胜,先虑败,真正的为将之道!

仗打到这份儿上,夏侯惇哪里还能听进去退字?连回话都懒得张嘴,只顾埋头追杀,再耽搁刘备可要真溜掉了!

路经博望时刘备别出心裁,留下了张飞率两千老部队驻防博望荒坡,众人虽不解,却也没有人追问主帅欲施何妙计,其实刘备的想法极为简单:博望地形复杂,道路狭窄,大军不易展开,自己部队回逃时若能有这么一支生力军接应,绊住疲乏的追兵绝无问题--在逃跑方面刘备可称大师级别。

博望坡:两个土坡之间有一道不知多远的长谷,赵云残部退入了谷内,李典招呼不及,夏侯惇已经率部杀入了谷中,李典只得回马指挥后军,另一部将夏侯兰却率部跟进,刚进谷口,便发觉赵云已不见踪影,身后却突然杀声四起,回头看时,却见刘备、关羽各带一支人马,堵住了后路谷口!

运气这东西,有时真能让你觉得不可思议,瞬即便能让人目惊口呆!军到叶县,早派出的侦察人员飞骑来报:那支即将来到叶县的曹操大军闻听左将军到来,转头就溜,现已全军退回许都去了,看来是被刘将军给打怕了,将军虎威真可抵百万雄兵!

与此同时,两边的土坡之上,出现了无数的刘备步兵,连他们呐喊的是些什么都顾不上细听了,无数的檑木、巨石滚下了土坡,曹军顿时惨呼一片,血肉狼藉,大军乱了!

刘备可不是被人一捧就忘了姓啥的庸才,立时悟到曹操的后方出了问题,实是天佑汉刘--不,我刘!心头一阵轻松,头脑一片清明,马上详细询问对面叶县驻守兵力如何?主副将是谁?有无出城迎敌的征兆?

前方的赵云突然回军杀来,旁边还多了一人,正是那在此等候多日的张飞,二人的身后是不知多少数量的铁骑,只看见钢刀上下翻飞,长枪到处乱捅,曹军崩溃了!

探子陆续回来了,叶县敌情已明:有夏侯惇、李典为主副将,率军两万,驻守城内,看样子要据城死守。

夏侯惇、夏侯兰二人只有拼命往回杀,但回去却也不那么容易,那关羽在曹军中的名声是早就令曹军士兵们谈之色变的!

刘备现在兵仅万余,欲要攻取叶县,无疑做梦,但如这样退军,对荆州人士那只有跟着探子们的口风说谎了,这不是刘备愿意干出的事情。当即催军抵城下寨,眼见得攻城不是攻城,围城更无征候,倒像是远道而来与敌人相持了,稀奇!

所幸人到危机时,胆量比天大,夏侯惇带头舍命死冲,再加未来得及进谷的李典拼命接应,一部分骑兵将士才算随着冲出了包围圈,大部骑兵及全部步兵不免命陨荒野了,夏侯兰没能跟了回来,被勇将赵云于马上生擒,后来做了刘备的解放将军。

这下没有人弄得清刘备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了,叶县的夏侯惇也犯开了思量:没见过远师劳军这么打仗的呀?要么提军攻城,要么拔腿走人,还有故意来此耗费粮草的?莫非还有什么厉害的后着不成?

众人建议:立即趁势掩杀,一举拿下叶县!刘备叹了口气:“自古人心难足啊!我攻叶县,其势必得,但曹操又岂肯干休?我军必不能守,如此,又何必付出将士宝贵生命夺一必弃之城呢?吾心不忍,班师吧!”

副将李典上阵虽勇,但用兵素来稳重,建议夏侯惇:我军以坚城对恃旷野立寨之敌军,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时日耗久,刘备军必疲退,那时将军倾力出动尾击,破刘备必也!

刘备征北大军凯旋,刘备顿时如日中天,名声大噪,不仅荆州军民感激刘备威退曹操、智歼强敌,连东吴、益州、凉州等偏远地区也逐渐知道了中原有个刘备,是曹操唯一的克星!

夏侯惇深以为然,按下速胜之心态,与刘备开始了静坐战。

荆州的名士们更是把刘备当成了一棵足以遮荫的大树,纷纷前来乘凉,这时来了一位对刘备一生的事业产生了及其重要影响的人物:颍州人,姓徐名庶字元直。

曹操当然不是被什么刘备厉害给吓回去了,若是真早知道是刘备带兵前来,还兴许改变现在的用兵方向了呢。

本来出兵南向荆州便不是真的欲开出另一条战线,是给袁氏二兄弟让出时间与空间,期盼他们兄弟二人能集中精力争家当、夺遗产,曹军也好从中渔利,浑水摸鱼。

果然袁家弟兄不负曹操所期待,曹军于五月退军还没回到许都,两人便拼开了血仗,兄弟对决战袁谭干不过弟弟袁尚,只好向数月前的敌人曹操求救。

这时的袁谭大概突然意识到谁是真正的好人了,可算弃暗投明、弃弟投曹,大义灭亲,大智若愚,忠君爱国,不贪江山,宁赠友邦,不予家奴,宁送曹操,不予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