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美的故事,陈世美并非负心汉

图片 2

陈世美是谁?在中国戏剧舞台上经久不息的那一出《铡美案》或曰《秦香莲》,让陈世美成为“见异思迁、忘恩负义”的代名词。人们大凡一说到某男人如何抛弃发妻,便会随口吐出三个字:“陈世美”!那么,历史上是否确有陈世美其人?他果真为图富贵抛弃过秦香莲吗?

陈世美背黑锅300多年

包拯,家喻户晓屡破奇案的包青天,而陈世美则是遭受世人唾骂抛弃妻子的负心汉。一个为官清廉刚正不阿的大青天,一个遗臭万年惨遭唾骂的负心人,那这两人又有什么纠纷呢?

图片 1

陈世美与秦香莲的故事

文/东方弧

说到某男人抛弃结发妻子,人们往往抬出一人作比:陈世美。由於戏剧《铡美案》的家喻户晓,恶棍陈世美的形象已在人们心中定格。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湖北人民出版社1984年出版)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仕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顺治八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陈世美家境贫寒时与妻子秦香莲恩爱,后来陈世美进京赶考,中状元后被仁宗招为驸马。秦香莲久无陈世美音讯,携子上京寻夫,但陈世美不肯与其相认,并派韩琪半夜追杀。韩琪不忍下手只好自尽以求义,秦香莲反被误为凶手入狱。在陈世美的授意下,秦香莲被发配边疆,半途中官差奉命杀她,幸为展昭所救。
展昭至陈世美家乡寻得人证祺家夫妇,半途上祺大娘死于杀手刀下,包拯找得人证物证,欲定驸马之罪,公主与太后皆赶至阻挡,但包拯终不让步将陈世美送上龙头铡。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进京赴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陜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族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历史上是否确有陈世美其人?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湖南衡阳市便上演《秦香莲》,场场爆满,买不到票。某单位一员工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领导上门慰问,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就是想看一场《秦香莲》。领导听了很感动,与有关方面联系,为他买到一张票。当他看到包龙图的铡刀高高举起,喜新厌旧的驸马陈世美即将人头落地时,感到此生没有白来,脸上充满欣慰。

一般地方和一般人看此戏并不把它当真,可是在丹江口市,陈姓居民一向认真对待此事,说这个戏冤枉了好人,因而愤愤不平,不许在均县上演陈世美的戏。自1980年以来,湖北省民间文艺研究会全面开展民间文学搜集整理工作,当地民众为陈世美鸣冤叫屈,并逐渐用文字发表出来。关于陈世美的冤情便在海内外传播开来,引起越来越多的民间文艺学者和有关部门的研究和重视。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据传,清朝顺治年间进士陈年谷为戏剧《铡美案》中陈世美的原型,陈年谷秘史记载陈年谷号熟美,陈年谷和陈世美都是均州人氏。陈年谷遭两位同学报复诬陷,成为戏曲中的陈世美。

老百姓欢呼包龙图,痛恨陈世美。他们认为确有其事。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丹江口市的童德伦老人为解开陈世美之谜,花费了数十年心血,他认为:陈世美在历史上实确有其人,当地民间传说和1992年在丹江口市发现的有关陈世美的碑文记载,陈世美都是为官清廉、刚直不阿、体察民情的清官。那些强加在他身上的所谓嫌贫爱富、杀妻灭子之事,乃系嫉贤妒能之辈所为。因此,均县有“北门街不唱陈世美,秦家楼不唱秦香莲”的俗话。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湘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据湖北人民出版社1984年出版《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仕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顺治八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清代陈世美怎么会被宋朝的包公铡了呢?二百年来,《铡美案》虽然在世上演唱,使陈世美臭名昭著,但从现在搜集的大量素材来看,《铡美案》确属戏剧舞台上的历史“冤案”。

顺治八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图片 2

顺治八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据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有一个戏班子演《秦香莲抱琵琶》,看戏的人格外多,他们嫌戏文太短了,唱不到半天,不肯散去。掌班的没办法,只好在正戏前头加个《陈州放粮》的短戏。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戏唱到中午,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整衣,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唱到他将陈世美一铡,台下欢呼起来。从那以后,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就变成大戏《铡美案》了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