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寿康所绘孙艾哈迈达巴德像首次揭露,80年前的孙利伯维尔

图片 2

1925年3月12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伟大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在北京与世长辞。1929年6月1日,在南京举行了隆重的奉安大典,孙中山先生的灵柩移放在中山陵。

徐悲鸿笔下的这幅孙中山肖像,把一位革命先行者的音容神思精确描画了出来,形象跃然纸上,极为传神生动。将这幅素描画像与同版刊出,位于该画像下方的纪念章正面所铸孙中山浮雕头像相比较,就会发现,二者有神似之处,但细节上有略微改动。联系到该纪念章系由美国著名雕刻家爱迪肯制模,在美国制造完成的这一史实,纪念章原图极有可能采用的就是徐悲鸿的素描稿,只不过经美国制造商方面做了局部修改。这幅徐悲鸿的重要素描作品,至今尚未见到国内研究者提及,值得格外重视与深入考察。

图片 1

除了哀歌与纪念章之外,还有徐悲鸿所绘的孙中山肖像一幅。但见素描画幅之上的孙中山肖像,目光平视远方,眉目前隐约透露着忧思,仍在对中国之未来、民族之前途、国家之运命殚精竭虑、思索万千。

总理奉安实录

但殊不知,在1929年6月1日之前,即在南京正式举行奉安大典之前,即有一种《总理奉安画刊》印行,因其为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内部印行,故少为外界所知,至今未见公开披露。从1929年5月28日至30日,该画刊印行三期,在奉安大典之前宣传孙中山的革命功绩,展现辛亥革命的历史价值,寄托哀思、激励国民。

5月29日至31日为“公祭日”。三天公祭活动结束后,5月31日下午6时,举行封棺典礼,由蒋介石主持,席楚霖(南京政府内政部礼俗司司长)任宣赞。参加封棺典礼的有宋庆龄、孙科、陈淑英、孙治平、孙治强、孙穗英、孙穗华、孙琬、戴恩赛、孙满、孙乾、陈少白、林焕廷、何香凝、宋霭龄、宋美龄、宋子良、郑洪年、胡汉民、谭延闿等人。众人鞠躬默哀后,由蒋介石率领依次至灵前瞻仰孙中山遗容,然后封棺。蒋介石、孙科、孔祥熙率领孙中山生前卫士黄惠龙、马湘、陈兴汉、刘钺、肖芹将铜棺安盖。蒋介石、孙科、孔祥熙亲自涂殡。7时,奏哀乐,行三鞠躬礼,然后依次退出,封棺典礼结束。

所谓“总理奉安大典”,即1929年6月1日,在南京紫金山举行的孙中山先生的葬礼。该大典是由南京国民政府前后历时四年为中国民主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举行的国葬,备极隆重。

6月1日是“奉安日”。凌晨2时,“总理奉安委员会”特备的汽车已停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二门前院内。奉安总指挥朱培德、总干事孔祥熙以及各组正副主任都已到场,指挥各干事分别做好准备。从凌晨2起,沿中山路两旁已挤满送殡的群众。3时20分,宋庆龄、孙科夫妇及子女、蒋介石夫妇、宋子文夫妇、宋霭龄、杨道仪、唐绍仪、陈少白、张继、叶恭绰、头山满、犬养毅、梅屋庄吉、宫崎龙介以及国民党全体中央委员、国民政府委员、葬事筹备委员、迎榇专员、各国专使代表等陆续到达中央党部礼堂门口等候。4时开始移灵典礼。典礼由胡汉民主祭,由孙中山家属、亲故及国民党中央委员、国民政府委员、奉安委员、迎榇专员、葬事筹备委员等恭候灵榇,总干事孔祥熙执旗前导。4时15分,狮子山炮台开始鸣礼炮一百零一响,灵榇移出大门,抬上缟素的灵车。汽车的四周扎挂白色彩球,覆盖党旗、国旗。灵榇扶上汽车后,孙中山家属、亲故及各委员、各国专使等即加入第七行列,宋庆龄、陈淑英、孙琬、何香凝、宋美龄、宋霭龄等家属和女眷在特制黑色布幔内步行出中央党部礼堂,分乘马车随灵护送,其余男宾则分左右两列分别执绋步送。4时25分,号兵吹起启行号,灵车启动。军校学生200余名为护灵团,全副武装,分列两侧,随行护卫。铁甲车及骑兵连在前面开道,由一名骑兵长官骑黑马,手执开道旗。送殡各机关团体共分十行列,在事先指定的地点依次加入,队伍长达五六里,朱培德任总指挥,姚琮、谷正伦、张治中分任各有关行列指挥。

众所周知,孙中山奉安大典是我国现代史上的一件大事。奉安大典完毕以后,奉安委员会决定成立一个总理奉安专刊编纂委员会,以蒋介石、胡汉民、戴季陶、孙科、叶楚伧、于右任、孔祥熙为委员,指定梁寒操为编辑主任,负责编写《总理奉安实录》。这本书详细记载了孙中山灵榇移灵、奉安及中山陵兴建的经过,一年后付印出版。在此期间,社会各界纷纷出版印行纪念总理奉安大典的画册、画报、画刊、专刊等,用各种图像与文字相结合的方式来纪念与缅怀孙中山先生。

迎榇大道沿途搭起松柏牌楼、青白布牌楼及救护棚等51座,沿途瞻仰送殡的群众达50万人,航空署并派五架飞机回翔空中致敬。灵车经过,万众脱帽致哀。罗家伦新作《奉安歌》:“大道兮填填,哀吹兮极天,肃奉安兮国父,灵车兮计迁……”甚为悲恸。

事实上,该纪念章背面所刻的这个日期是错误的,只因该纪念章是孙中山葬事筹备委员会早在1928年12月1日举行的第63次会议上就已经决议向美商定制了,后来原定的奉安大典日期因故延至1929年6月1日,但纪念章已经铸就,无法更改,遂历史性的铸就了这枚“错章”。就目前存世的实物来看,当年出席安葬仪式的各界代表获赠该纪念章一枚,每枚纪念章还用一个蓝绫镶制的盒子盛装,制作十分庄重精致。

奉安大典完毕以后,奉安委员会决定成立“总理奉安专刊编纂委员会”,以蒋介石、胡汉民、戴季陶、孙科、叶楚伧、于右任、孔祥熙为委员,指定张西曼为编辑主任,郑洪年、高秉坊、孙璞、符熙腾、夏光宇、刘毅夫等为编辑,负责编写《总理奉安实录》。这本书详细记载了孙中山灵榇移灵、奉安及中山陵兴建的经过,一年后付印出版,由胡汉民题写书名。《总理奉安实录》共出版平装本13680册,精装本543册,由国民党中央宣传部赠发,除参加奉安大典的各界代表每人赠送一册外,并赠送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精装本100册。

◎肖伊绯

《总理奉安实录》分为卷上、卷下两册,文字为楷体印刷体,线装本,卷首有孙中山先生遗像、遗属、奉安哀词。卷上内容从凡例开始,之后是实录目次、130幅奉安大典活动照片和10幅南京中山陵陵墓设计图及陵园全图等,记述部分之筹备经过、迎榇专员办事处与奉安纪实。卷下内容由中央迎榇宣传列车纪事开始,专载部分之诔文、祭文、赠诔文者、赠祭文者、赠哀词者、来电致敬者、赠挽联者等一览表,参加奉安大典代表名单等。

总而言之,区别于在奉安大典之后印制的各类纪念报刊与图书,这三张于孙中山奉安大典之前印制的《总理奉安画刊》,由于其具备“内部”与“预报”性质,其史料价值不可低估,颇具独特的研究价值。

80年前的6月1日,孙中山先生下葬南京中山陵,备极隆重的奉安大典告成……

该画刊一期四版,头版均为孙中山肖像与手迹;二版为“史迹”,主要以图文方式集中展现孙中山革命史迹;三版为“哀思”,主要刊载孙中山逝世以来的各地悼念活动之实况;四版为“纪念总理之艺术品”,为国内文艺家悼念孙中山之作品。头版刊名为国民党元老、时任国民政府立法院长的胡汉民(1879—1936)所题,二、三、四版版名则为国民党元老、时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主席的张静江(1877—1950,字人杰)所题。

1929年1月14日,国民政府公布了“总理奉安委员会”组织章程和组成人员名单,蒋介石为主席委员,胡汉民、谭延闿、王宠惠、戴季陶、蔡元培、林森、张继、陈果夫、阎锡山、何应钦、张学良、孔祥熙等27人为委员,下设八个办事组,分别进行筹备工作。何成浚兼任总务组主任,宋子文兼任财务组主任,古应芬兼任文书组主任,刘纪文兼任布置组主任,冯玉祥兼任警卫组主任,赵戴文兼任典礼组主任,王正廷兼任招待组主任,孙科兼任交通组主任。

值得一提的是,四版的“纪念总理之艺术品”中,载录了哀歌,可能即是当年在奉安大典上所奏乐曲,为难得的史料。此版还公布了奉安纪念章的图样,纪念章正面为孙中山浮雕头像,背面是孙中山陵寝图案,图案上方刻有国民党元老吴敬恒篆书“孙中山先生安葬纪念
中华民国十八年三月十二日”字样。奉安大典之后,该纪念章的图样款式在《总理奉安实录》一书中也有明确记载,但在该画刊上的相关报道,应当属“预报”性质,可能属首次公布。

中山先生灵榇抵达中山陵祭堂前

上午8时,各行列先后到达紫金山麓,由纠察员引导至指定地点肃立恭候。奉安筹备人员也将灵舆安置于石级前广场上守候。灵舆为亭子式,用蓝绸裹扎,四周悬白绸彩球。杠夫108人分别肃立在灵舆两侧等候。9时05分,巨幅遗像到达广场,遗像前有“肃立”、“致敬”旗两面,全体参加人员即脱帽肃立致敬。不久,各国专使、外宾也列队到达,登上第一层石级平台恭候。9时20分灵车缓缓开到广场,停在灵舆前。家属下车,进黑色布幔中肃立于灵榇之侧。国民党中央委员、国民政府委员等送榇人员由总指挥朱培德、总干事孔祥熙指挥,各按规定地点肃立。9时30分,由孔祥熙、吴铁城、郑洪年等率领杠夫10人将灵榇从灵车上降下,移上弼舆。9时45分起杠,踏石级而上,40名乐手奏哀乐前导,宋庆龄率领众亲属等女眷在布幔内步行送殡,执绋人员在两侧恭扶前进。10时08分,灵舆抵达祭堂前平台,杠夫换用小杠抬灵榇,宣赞员宣赞,执绋人员恭扶灵榇入灵堂,停于祭堂中央,肃静片刻后,由宣赞员宣赞,举行奉安典礼。奏哀乐后,全体行三鞠躬礼,然后献花圈,读诔文,蒋介石主祭,谭延闿、胡汉民、王宠惠、戴季陶、蔡元培陪祭。典礼完毕后,孔祥熙率领杠夫将灵榇移入墓室,孙中山亲属、国民党中央代表蒋介石、故旧代表犬养毅、各国专使代表欧登科随同进入墓室,率领杠夫将孙中山灵榇奉安于圹内,灵穴上置捷克雕塑家高琪所刻孙中山先生汉白玉卧像。这时,狮子山炮台响起一百零一响礼炮,全国民众停止工作,默哀3分钟,12时正,奉安完毕。在祭堂内参加大典的人员依次进墓门瞻仰。然后回到祭堂,全体集合,再行鞠躬礼,奏哀乐。最后,由夫人宋庆龄率领孙科夫妇、戴恩赛夫妇等将墓门关闭,备极隆重的奉安大典告成。当日,于陵下矗立一块巨牌,上刻谭延闿所书“民国十八年六月一日,中国国民党葬总理孙先生于此”。

孙中山先生病逝后,根据他生前的愿望,当时的非常国会和北京临时政府决议国葬孙中山先生于南京紫金山南麓,由孙夫人宋庆龄实地勘察,选定墓址,并从登报有奖征得的四十余份陵墓建筑图案中,选定采用获得首奖的著名建筑师吕彦直设计的自由钟形图案,于1926年3月12日奠基动工,1929年春中山陵基本竣工。中山陵的主要建筑有:牌坊、墓道、陵门、碑亭、祭堂和墓室等,从空中往下看,中山陵像一座平卧在绿绒毯上的“自由钟”,山下中山先生铜像是钟的尖顶,半月形广场是钟顶圆弧,而陵墓顶端墓室的穹隆顶,就像一颗溜圆的钟摆锤。

1929年5月28日凌晨,停放在北平西郊碧云寺的孙中山先生遗体由专列运送南京。运载孙中山先生灵榇的专列由北平经蚌埠、浦口,过江抵南京下关码头后,停灵于国民党中央党部礼堂。从5月28日起由国民党中央委员轮流在中央党部礼堂内守灵,直至六月一日“奉安日”为止。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