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楚宗室,刘长的人选简要介绍

汉代人物

中文名:刘长

中文名:刘长

所处时代:汉朝

国籍:汉代

民族:汉

民族:汉族

谥号:厉王

出生地:长安牢狱

爵位:淮南王

出生日期:前198年

职业:诸侯王

死日期:前174年

出生地:长安监狱

职业:诸侯王

特征:力能扛鼎

册封:淮南王

刘长——汉高祖刘邦少子力能扛鼎

谥号:厉王

人物生平

特性:力能扛鼎

www.lishixinzhi.com

(历史

坎坷身世

刘长人物平生

淮南厉王刘长,是汉高祖的小儿子。他的母亲过去是赵王张敖的美人。

曲折出身

高祖八年,刘邦从东垣县经过赵国,张敖把赵姬献给刘邦。赵姬受到刘邦的宠幸,怀下身孕。从此张敖不敢让她住在宫内,为她另建外宫居住。

淮南厉王刘长,是汉高祖的小儿子。他的母亲曩昔是赵王张敖的尤物。

高祖九年,赵相贯高等人在柏人县谋弑刘邦的事情被朝廷发觉,张敖也一并被捕获罪,他的母亲、兄弟和妃嫔悉遭拘捕,囚入河内郡官府。赵姬在囚禁中对狱吏说:“我曾受到陛下宠幸,已有身孕。”狱吏如实禀报,刘邦正因张敖的事气恼,没有理会赵姬申诉。赵姬的弟弟赵兼拜托辟阳侯审食其告知吕后,吕后妒嫉,不肯向刘邦进言求情,审食其便不再尽力相劝。赵姬生下刘长后,心中怨恨而自杀。狱吏抱着刘长送到刘邦面前,刘邦后悔莫及,下令吕后收养他,并在真定县安葬了赵姬。真定是赵姬的故乡,她的祖辈就居住在那里。

高祖八年,刘邦从东垣县经由赵国,张敖把赵姬献给刘邦。赵姬遭到刘邦的宠幸,怀下身孕。今后张敖不敢让她住在宫内,为她另建外宫寓居。

高祖十一年七月,淮南王英布谋反,刘邦遂立刘长为淮南王,让他掌管昔日英布领属的四郡封地。刘邦亲自率军出征,剿灭了黥布,于是刘长即淮南王位。

高祖九年,赵相贯高级人在柏人县谋弑刘邦的事变被朝廷觉察,张敖也一并被捕开罪,他的母亲、兄弟和妃嫔悉遭逮捕,囚入河内郡官府。赵姬在软禁中对狱吏说:“我曾遭到陛下宠幸,已有身孕。”狱吏照实禀报,刘邦正因张敖的事气恼,没有剖析赵姬申说。赵姬的弟弟赵兼托付辟阳侯审食其示知吕后,吕后妒嫉,不愿向刘邦进言讨情,审食其便不再全力相劝。赵姬生下刘长后,心中痛恨而自尽。狱吏抱着刘长送到刘邦眼前,刘邦后悔莫及,敕令吕后收养他,并在真定县埋葬了赵姬。真定是赵姬的田园,她的祖辈就寓居在那里。

刘长自幼丧母,一直由吕后抚养长大,因此刘盈和吕后当政时期他有幸免遭政治祸患。但是,他心中一直怨恨审食其而不敢发作。

高祖十一年七月,淮南王英布谋反,刘邦遂立刘长为淮南王,让他掌管往日英布领属的四郡封地。刘邦亲身率军出征,清剿了黥布,因而刘长即淮南王位。

击杀食其

刘长自幼失恃,一向由吕后抚育长大,因而刘盈和吕后当政时代他有幸免遭政治祸殃。然则,他心中一向痛恨审食其而不敢发生发火。

等到汉文帝即位,刘长自视与汉文帝关系最亲,骄横不逊,一再违法乱纪。汉文帝念及手足亲情,时常宽容赦免他的过失。

击杀食其

孝文帝三年,刘长自封国入朝,态度甚为傲慢。他跟随汉文帝到御苑打猎,和汉文帝同乘一辆车驾,还常常称呼汉文帝为“大哥”。刘长有才智和勇力,能奋力举起重鼎,于是前往审食其府上求见。审食其出来见他,他便取出藏在袖中的铁椎捶击辟阳侯,又命随从魏敬杀死了他。事后刘长驰马奔至宫中,向汉文帝袒身谢罪道:“我母亲本不该因赵国谋反事获罪,那时辟阳侯若肯竭力相救就能得到吕后的帮助,但他不力争,这是第一桩罪;赵王如意母子无罪,吕后蓄意杀害他们,而辟阳侯不尽力劝阻,这是第二桩罪;吕后封吕家亲戚为王,意欲危夺刘氏天下,辟阳侯不挺身抗争,这是第三桩罪。我为天下人杀死危害社稷的贼臣辟阳侯,为母亲报了仇,特来朝中跪伏请罪。”

比及汉文帝即位,刘长自视与汉文帝干系最亲,骄横不逊,频频作奸犯科。汉文帝念及手足亲情,经常宽大赦宥他的差错。

汉文帝哀悯刘长的心愿,出于手足亲情,不予治罪,赦免了他。这一时期,薄太后和太子以及列位大臣都惧怕刘长,因此刘长返国后越发骄纵肆志,不依朝廷法令行事,出入宫中皆号令警戒清道,还称自己发布的命令为“制”,另搞一套文法,一切模仿天子的声威。

孝文帝三年,刘长自封国入朝,立场甚为狂妄。他追随汉文帝到御苑狩猎,和汉文帝同乘一辆车驾,还经常称谓汉文帝为“老大”。刘长有才干和勇力,能奋力举起重鼎,因而前往审食其尊府求见。审食其出来见他,他便掏出藏在袖中的铁椎捶击辟阳侯,又命侍从魏敬杀死了他。预先刘长驰马奔至宫中,向汉文帝袒身赔罪道:“我母亲本不该因赵国谋反事开罪,当时辟阳侯若肯尽力相救就可以获得吕后的资助,但他不力图,这是第一桩罪;赵王快意母子无罪,吕后蓄意戕害他们,而辟阳侯不全力劝止,这是第二桩罪;吕后封吕家亲戚为王,意欲危夺刘氏世界,辟阳侯不挺身抗争,这是第三桩罪。我为世界人杀死伤害社稷的贼臣辟阳侯,为母亲报了仇,特来朝中跪伏请罪。”

汉文帝哀悯刘长的希望,出于手足亲情,不予定罪,赦宥了他。这一时代,薄太后和太子和各位大臣都恐惧刘长,因而刘长回国后更加娇纵肆志,不依朝廷法则行事,相差宫中皆敕令警惕清道,还称本身宣布的敕令为“制”,另搞一套文法,统统模拟天子的威望。

荒谬谋反

孝文帝六年,刘长让无官爵的须眉构成七十人和棘蒲侯柴武之子柴奇协商,谋划用四十辆大货车在谷口县谋反起事,并派出使者前往闽越、匈奴遍地联系。朝廷觉察此事,定罪谋反者,派青鸟使召刘长入京,他来到长安。

丞相臣张包、典客臣冯敬、行御史医生事宗正臣逸、廷尉臣贺、备响马中尉臣福冒等上书启奏:“淮南王刘长烧毁先帝文法,不服从天子诏令,起居处置不遵法式,克己天子所乘张黄缎伞盖的车驾,相差模拟天子威望,擅为法则,不执行汉家国法。他私自委任仕宦,让部下的郎中春任国相,收罗收纳各郡县和诸侯国的人和负罪流亡者,把他们躲藏起来安装住处,安置家人,赏给财帛、物质、爵位、俸禄和田宅,有的人爵位竟封至关内侯,享用二千石的优宠。淮南王赋予他们不该获得的这统统,是想犯上作乱。医生但与有罪失官的开章等七十人,伙同棘蒲侯柴武之子柴奇谋反,意欲伤害宗庙社稷。他们闪开章去密报刘长,协商使人联系闽越和匈奴兴师相应。开章赴淮南见到刘长,刘长屡次与他晤谈宴饮,还为他立室授室,供应二千石的薪俸。开章教人申报医生但,诸事已与淮南王谈妥。国相春也遣使向但转达。朝中仕宦觉察此预先,派长安县县尉奇等前往逮捕开章。刘长藏人不交,和原中尉忌密议,杀死开章灭口。他们购置棺椁、丧衣、包被,葬开章于肥陵邑,而诳骗办案的官员说‘不知道开章在那里’
。厥后又捏造坟冢,在坟上建立符号,说‘开章尸首埋在这里’。刘长还亲身尽过无罪者一人;敕令仕宦论罪杀死无辜者六人;躲藏流亡在外的死刑犯,并抓捕未流亡的犯工资他们顶罪;他恣意加人罪名,使受害者无处申冤,被判罪四年劳役以上,云云者十四人;又私自赦宥罪人,免去极刑者十八人。服四年劳役以下者五十八人;还赐爵关内侯以下者九十四人。前些时刘长患宿疾,陛下为他忧烦,遣青鸟使赐赠信函、枣脯。刘长不想接收赐赠,便不愿访问青鸟使。住在庐江郡内的南海民造反,淮南郡的官兵奉旨征讨。陛下体恤淮南民贫苦,派青鸟使赐赠刘长布帛五千匹,令转发出征官兵中的辛勤贫苦之人。刘长不想接收,谎称‘军中无劳累者’。南海人王织上书向天子敬献玉璧,忌烧了信,不予上奏。朝中官员要求传唤忌论罪,刘长拒不敕令,谎称‘忌有病’。国相春又要求刘长准予本身,刘长震怒,说‘你想叛逆我去投奔汉廷’,遂判处春极刑。臣等要求陛下将刘长依法定罪。”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