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还不到废除死刑的时候,美国有死刑吗

图片 1

原标题:石国鹏:欧洲为何废除死刑

死刑存废与否并不必然代表社会文明程度的低或高。以美国为例,在废除死刑的16个州里,恰恰是比较落后、蛮荒的威斯康星、密歇根、阿拉斯加这些州先废除了死刑,而文明程度最高的纽约是在2007年才废除死刑,比威斯康星整整晚了154年。有死刑并不意味着滥杀,没有死刑而代之以无假释的终身监禁,也未必不是“生不如死”的残酷。中国社会的死刑较多的确是个问题,但这完全可以通过少杀、慎杀甚至尽量不杀来解决,而不必一概而论地废除死刑。如果我们不去刻意夸大网上的一些偏激言论,就会发现,大多数人绝不是嗜血的野蛮复仇者,他们通常只是要求对令人发指的残酷罪犯施以死刑。

美国对地方大众民主价值的特别强调——加之以最高法院对自由的诠释——说明了美国为什么依然存在死刑。

潘基文说,我们必须继续坚定地表明死刑是不公正、不符合基本人权主张的。
我敦促仍在采用死刑的国家的领导人对其进行法律减刑或赦免,并且暂停执行死刑。

石国鹏:欧洲为何废除死刑

在一个法治刚刚起步的国家,与民众情绪相抵触的法律,很难获得认同。法治在本质上不是依赖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国家暴力来实现的,它的权威来自于社会的认同。尼克松不是输给了法律,是输给了白宫外支持法律的民众。我个人非常希望有一天,中国废除死刑,但在大多数人都不认同的时候,这很难短期内成为现实。你可以说这是民众的偏见,这是民众的情绪,可在法治起步的阶段,争取民众的认同是法律人最大的任务。法律是人民对秩序、安全、自由等诸多问题的权衡,法治不是知识分子敲打键盘就可以实现的,它无法离开人民。在民意面前,只要不是重大的、根本性的原则,一切都可以商量,也应该可以商量。中国的法治不能没有理想主义,有理想才能有方向,但中国的法治也必须有现实主义,唯有脚踏实地才能奔向远方。

另外20个州设有死刑法律,但很少使用。堪萨斯州和新罕布什尔州几十年不曾处死过任何人,因此属于有名无实的“死刑州”。其他像加利福尼亚州和宾夕法尼亚州,虽有许多杀人犯被判处死刑,但极少执行处决;在这些州有数百“死亡簿上”的囚犯。

图片 1
联合国图片。

责任编辑:

死刑的存废在本质上是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它是不同社会由于其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以及所处的不同情境而产生的特殊结果。西欧对于死刑的废除,很大程度上由于其独特的基督教文明。在基督教看来,人的生命由上帝赋予,自然不应由世俗权力所剥夺。人的生死由上帝审判,因此不必非要在人世间寻求复仇与报应。这种根深蒂固的信仰,其实是欧洲诸国废除死刑的核心要素。这也是目前废除死刑的大多为基督教国家的原因。值得指出的是,废除死刑之所以成为欧洲的潮流,除了文化上易于接受的原因之外,欧盟的扩张也是重要的原因。一些国家为了能够加入欧盟或是提升与欧盟的关系,被迫废除了死刑。这方面比较典型的就是土耳其。

美国强调联邦主义和地方自治,其结果之一是使这里成为对死刑没有一定之规的地方,即有关死刑的法律和实施因州和地区而异。

为纪念“世界反对死刑日”,欧盟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团和意大利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团等机构9日共同举办题为“杀人的司法:21世纪的死刑”的
活动,就废除死刑展开进一步讨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伴随着“复旦投毒案”二审,关于死刑存废的争论再一次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包括法律人士在内的一些知识分子在废除死刑上的激进态度与社会大众“杀人偿命”的朴素情感形成激烈的冲突。坦率地说,对于困难重重的中国法治进程而言,这种冲突并非好事。就当前中国法治的发展阶段,以及传统的文化背景而言,中国社会还不到废除死刑的时候。

不同州,不同刑罚

潘基文指出,自联大于7年前首次通过暂停执行死刑的决议之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识到,死刑不仅有损于人类尊严,而且并不能比其他惩罚措施更为有效地阻止犯罪。他表示,联合国将继续努力,致力于废除死刑。

伴随着“复旦投毒案”二审,关于死刑存废的争论再一次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包括法律人士在内的一些知识分子在废除死刑上的激进态度与社会大众“杀人偿命”的朴素情感形成激烈的冲突。坦率地说,对于困难重重的中国法治进程而言,这种冲突并非好事。就当前中国法治的发展阶段,以及传统的文化背景而言,中国社会还不到废除死刑的时候。

20世纪初,大多数发达国家仍然保留死刑,但较少实施。美国虽然凶杀率相对较高,也参与了这一改革,而且常常领先。美国的一些州属于最先缩小了死刑范围、废除了公开行刑并彻底废除死刑以及力争以较少痛苦的方法执行处决的地方。

潘基文在给纪念活动录制的视频致辞中表示,剥夺生命的判罚太过绝对和不可逆转,他呼吁尚未并批准提倡废除死刑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任择议定书的国家批准该议定书。

平心而论,主张废除死刑的大多数理由未必没有道理,比如,死刑的威慑作用其实有限、死刑让冤案难以平反、死刑在本质上是血腥的复仇等。但问题在于,我们如何面对法律人与民众的分歧。理论上,法律人不应向任何人让步,不论他是国王还是平民,法律人永远只应忠诚于法律、忠诚于理性,但是中国的法律之路是复杂的,大多数人还对法律将信将疑,还对情、理、法的关系梳理不清。这个时候,一方面当然要教育民众,另一方面也需要争取他们。

国会亦缺乏政治力量来强制废除,许多州的立法议员也是如此。美国的政体使得民选官员比在其他国家更难以不照大多数公民的选择行事。短暂的选举周期、候选人选举、软弱的政党和竞选所需的资金——这一切让民选官员很难远离普通选民的意愿。死刑仍写在35个州的法律条文中可以被解释为是当地大多数的民意所为——这种政治代表体制保证了这些民意能够在州法律和地方实践中得到体现。

联合国主管政治事务的助理秘书长西蒙诺维奇也在纪念活动上发言指出,尽管自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通过以来,国际社会在废除死刑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废除死刑的国家从当时的14个增加到目前的160多个,然而,在废除死刑的道路上仍有许多工作有待于完成。

不同的民主体制,不同的立法程序

10月10日是第12个“世界反对死刑日”。潘基文秘书长指出,21世纪没有死刑的一席之地。潘基文敦促目前仍然保留死刑的国家暂停执行死刑,并呼吁尚未批准提倡废除死刑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任择议定书的国家批准该议定书。

大约300年前,有组织的社会把死刑用于众多类型的罪行和罪犯上。今天,死刑在大多数发达国家,特别是民主国家被禁止。截止2010年,95个国家废除了死刑。9个国家废除了对普通罪实行死刑;35个国家有死刑的法律,但在过去10年里未曾实施处决;58个国家执行死刑。

世界反对死刑联盟从2003年起创建“世界反对死刑日”,这一举措随即在世界各地得到具体响应。2007年,欧洲委员会和欧盟正式将10月10日设立为“欧洲反对死刑日”。今年“世界反对死刑日”的主题是关注患有精神疾病的死刑被告。

自由民主国家——不像集权或神权国家——致力于限制政府的权利,保护个人的自由。因此,死刑使用不多,最后在大多数的民主世界消失。但每个国家自身都在“自由主义”和“民主”之间找到可行的平衡。

16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没有死刑——1846年密歇根州第一个废除死刑,纽约、新泽西、伊利诺伊伊州和新墨西哥州在近年结束死刑。

另外15个州——大多在南方——设有死刑法律,判处死刑,也执行死刑。即便如此,被执行死刑的案例相对较少,而且都只有在经过多年的法律抗争后才实施。从判决到执行的平均时间是14年。

死刑数量下降

最高法院的判决

对这种变化的一个解释是,现代政府发展了较为不暴力的手段——包括警察和监狱——控制犯罪和惩罚罪犯。随着这些社会变得更加有秩序,其政治也变得更民主、更人性化,死刑变得不那么必要与合理。

这种自相矛盾是由这些法律通常被废除的方式所造成。在死刑被从法规中删除的国家里,这是通过认为死刑不再必要或不再合理的国家政府自上而下实行的改革而实现。在许多情况下,即使大多数公民仍支持死刑,死刑也被废除。死刑在大多数的西方国家被废除而在美国没有,并不是由于公众态度有差异——残忍的凶杀在哪里都不得人心——而是显示了政治机制上的差别。

美国的国会,不像欧洲的议会,缺乏实施全国废除死刑的法律权力,因为美国《宪法》将刑法的立法权力归于各州。50个州的每一个州(加上联邦政府和美国军方)都必须逐一废除自己的死刑。这就是说,在全国废除死刑需要的不是一个全面废除法案,而是需要52个不同的法案。时至今日,25个州在不同的时候废除了自己的死刑,但10个州后来又恢复了死刑。

美国有死刑吗?

自那时起,最高法院力图监控和规范各州如何执行死刑,并为做到合宪而进行介入。其结果是,在联邦和州法院形成了一个上诉和定罪后复议叠加的复杂程序,造成很大的耗费、延误和不确定性。这个由地方民主程序和联邦宪法之间互动而产生的复杂体系似乎在美国不甚得人心,无论一个人是否支持死刑。

帮助带领改革死刑运动的美国,落在了废除死刑运动的后面。

在实践中,死刑只可用于重度谋杀罪,即情节严重的谋杀。即便在最恶劣的罪案中,死刑也属例外,而非惯例。2010年,美国发生了约1万4千件命案,其中114件被判死刑。大多数死刑案很可能被上诉法院推翻或被州长减刑。2010年共有46人被处决,接近近年的平均数。

在费尔曼案之后的多年里,35个州通过了新的法律,重新引入了死刑,但改革了程序,设立了防止专断和歧视的保护性措施。鉴于出现这种政治支持,表明大多数美国人不认为死刑是“残酷和非常的”,最高法院针对这些改革在1976年宣布,死刑如果根据得到认可的程序执行可以是符合宪法的。

地方权力,地方法律

到20世纪末叶,欧洲国家一个个废除了死刑,法国最后在1981年废除。许多美国的州没有步其后尘,而将死刑保留至法国拆掉断头台30年之后的今天。

能够有权决定在全国废除死刑的一个美国机构是美国最高法院,它可以通过宣布死刑违宪而将其终止。这在1972年近乎发生,当时法院的多数法官裁定,死刑,按照当时州里所执行的方式,违反了宪法保证的正当程序、平等保护和禁止残酷和非常惩罚的条款(费尔曼诉佐治亚州一案,Furman
v. Georgia)。

自由主义、民主和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