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奴仆因做梦行刺嘉庆受凌迟而死,奴仆因梦到行刺皇帝而被砍头

大清嘉庆八年(1803年)闰二月二十日,北京城有个失业奴仆名叫陈德,因为做了一个梦,而手持钢刀在紫禁城神武门内,顺贞门前行刺嘉庆皇帝,引起轩然大波,轰动朝野。
事情的起因是多方面的,但是陈德做的梦却是引导他贸然行动的主要因素。所以咱们今天这段书就要先提提梦。
梦是人类在睡眠中的一种生理心理现象,现在人们对梦的研究是较为肤浅的。因此,对梦的探索,对于心理科学的发展,对于破除梦的迷信观念,都有重要的意义。
人们自古以来对梦就有许多神秘的幻想。比如说有梦见着火,高兴了,说这是要发财。梦见逮鱼,说是拾钱。梦见小女孩,好,有贵人。梦见小男孩,坏了,犯小人。还有的说,梦见上天摘月亮去,是要当皇上。其实常有梦见上天摘月亮的,我就梦见一百多回,到现在也没当上皇上,这不还说书呢吗?
其实有很多的梦是白天所经历过的,到了晚上入睡了,大脑还在思考,

所以带入梦中。
白天累一天了,晚上睡觉,睡着了,梦见自己跑锅炉里边去了。着急,“哎呀,怎么跑这来了!”自己都觉得新鲜。“可热死我了,喘不上气来。我呀,转个圈,打那边出去!”一抬头,“嚯!看见火苗子啦!”更着急了,“不行,热得受不了,喘不上气来了!”
一着急,醒了。睁眼一看喊了:“这是谁呀?六床棉被都给我一个人盖上啦!”
好么,盖多了!
还有的人,睡觉之前喝点酒,忘了喝水了,躺下做梦,光做那口渴的梦。
到处找水,张着嘴,瞪着眼,找卖水的。“哎呀,卖水的都哪去了?哎呀,渴死我了!哎,茶
馆!这回喝够了他!”一进茶馆,“嗯!没人。”到处大水缸。全盖着盖儿。“得了,掀开缸盖先喝吧。”打开缸盖一看,好么,没水,全是咸鱼!茶馆出来咸鱼了!哎呀!
更渴了!“这谁出的主意?茶馆卖咸鱼。”出门一看,嗯?那有个自来水管子。这喝吧。嘴对水管,一拧龙头,没水!嗬!真要命!身在漫洼野地,一眼望不到边。就当中孤零零一间小屋,隔门缝一看,里边有张桌儿,桌儿上有刚泡好的一壶茶,由壶嘴突突冒热气。喝吧,门锁着了。渴急了,咣!把玻璃捣碎了,伸手够这壶茶。做梦到了急人的节骨眼了。你说没够着,刚摸着壶嘴一点儿边儿。你说够着了吧,拿不过来。壶嘴太滑。伸手揪那壶嘴,揪,揪,揪,揪,揪,揪了二十多下,壶嘴没揪动,旁边躺的他媳妇坐起来了,抡圆了给他一嘴巴:“吃饱了撑的不睡觉,你老揪我鼻子干吗?”
好么,拿鼻子当壶嘴啦!
梦作为一种生理心理现象尚待进一步研究,所以,千万不能过分迷信。因为过分相信梦中的事情,闹出笑话还是小事,弄不好还要惹出祸来。咱们提的陈德做梦杀嘉庆皇帝就是其中一例。
陈德是北京人,而且是旗人,镶黄旗。家境贫寒,所以他的父母一直给人家当
奴仆。陈德小的时候,一家人跟随主人松年到在山东青州府上任。二十三岁的时候,陈德娶了当地的一个女人张氏为妻。二十九岁时母亲去世,三十岁时父亲去世。陈德两口子在山东举目无亲,怎么办呢?哎,想起来了,陈德有个外甥名叫姜六格住在北京西城能仁寺,这外甥在内务府当护军。于是陈德带着岳母、妻儿一同进京。进京以后,陈德一家人辗转投靠,四处为奴。
陈德从四十二岁开始在一家姓孟的人家当下人。一家几口人将将度日。五年之后的一天,陈德的媳妇不幸去世。紧跟着他的岳母摔成残废,动转不得。两个儿子,一个十五岁,一个十三岁,这真是上有老下有小,屋漏偏遭连阴雨。船到江心断缆崩绳。陈德连连遭遇不幸,心中苦闷。这天下午在孟家喝酒,喝多了又唱又闹。孟家主人孟明一看,“怎么了?喝多了耍酒疯?行了,别这闹了。收拾东西走吧!”就把陈德的东西给扔出来,把人也给轰出来,合着就解雇了!

所以带入梦中。
白天累一天了,晚上睡觉,睡着了,梦见自己跑锅炉里边去了。着急,“哎呀,怎么跑这来了!”自己都觉得新鲜。“可热死我了,喘不上气来。我呀,转个圈,打那边出去!”一抬头,“嚯!看见火苗子啦!”更着急了,“不行,热得受不了,喘不上气来了!”
一着急,醒了。睁眼一看喊了:“这是谁呀?六床棉被都给我一个人盖上啦!”
好么,盖多了!
还有的人,睡觉之前喝点酒,忘了喝水了,躺下做梦,光做那口渴的梦。
到处找水,张着嘴,瞪着眼,找卖水的。“哎呀,卖水的都哪去了?哎呀,渴死我了!哎,茶
馆!这回喝够了他!”一进茶馆,“嗯!没人。”到处大水缸。全盖着盖儿。“得了,掀开缸盖先喝吧。”打开缸盖一看,好么,没水,全是咸鱼!茶馆出来咸鱼了!哎呀!
更渴了!“这谁出的主意?茶馆卖咸鱼。”出门一看,嗯?那有个自来水管子。这喝吧。嘴对水管,一拧龙头,没水!嗬!真要命!身在漫洼野地,一眼望不到边。就当中孤零零一间小屋,隔门缝一看,里边有张桌儿,桌儿上有刚泡好的一壶茶,由壶嘴突突冒热气。喝吧,门锁着了。渴急了,咣!把玻璃捣碎了,伸手够这壶茶。做梦到了急人的节骨眼了。你说没够着,刚摸着壶嘴一点儿边儿。你说够着了吧,拿不过来。壶嘴太滑。伸手揪那壶嘴,揪,揪,揪,揪,揪,揪了二十多下,壶嘴没揪动,旁边躺的他媳妇坐起来了,抡圆了给他一嘴巴:“吃饱了撑的不睡觉,你老揪我鼻子干吗?”
好么,拿鼻子当壶嘴啦!
梦作为一种生理心理现象尚待进一步研究,所以,千万不能过分迷信。因为过分相信梦中的事情,闹出笑话还是小事,弄不好还要惹出祸来。咱们提的陈德做梦杀嘉庆皇帝就是其中一例。
陈德是北京人,而且是旗人,镶黄旗。家境贫寒,所以他的父母一直给人家当
奴仆。陈德小的时候,一家人跟随主人松年到在山东青州府上任。二十三岁的时候,陈德娶了当地的一个女人张氏为妻。二十九岁时母亲去世,三十岁时父亲去世。陈德两口子在山东举目无亲,怎么办呢?哎,想起来了,陈德有个外甥名叫姜六格住在北京西城能仁寺,这外甥在内务府当护军。于是陈德带着岳母、妻儿一同进京。进京以后,陈德一家人辗转投靠,四处为奴。
陈德从四十二岁开始在一家姓孟的人家当下人。一家几口人将将度日。五年之后的一天,陈德的媳妇不幸去世。紧跟着他的岳母摔成残废,动转不得。两个儿子,一个十五岁,一个十三岁,这真是上有老下有小,屋漏偏遭连阴雨。船到江心断缆崩绳。陈德连连遭遇不幸,心中苦闷。这天下午在孟家喝酒,喝多了又唱又闹。孟家主人孟明一看,“怎么了?喝多了耍酒疯?行了,别这闹了。收拾东西走吧!”就把陈德的东西给扔出来,把人也给轰出来,合着就解雇了!

大清嘉庆八年(1803年)闰二月二十日,北京城有个失业奴仆名叫陈德,因为做了一个梦,而手持钢刀在紫禁城神武门内,顺贞门前行刺嘉庆皇帝,引起轩然大波,轰动朝野。
事情的起因是多方面的,但是陈德做的梦却是引导他贸然行动的主要因素。所以咱们今天这段书就要先提提梦。
梦是人类在睡眠中的一种生理心理现象,现在人们对梦的研究是较为肤浅的。因此,对梦的探索,对于心理科学的发展,对于破除梦的迷信观念,都有重要的意义。
人们自古以来对梦就有许多神秘的幻想。比如说有梦见着火,高兴了,说这是要发财。梦见逮鱼,说是拾钱。梦见小女孩,好,有贵人。梦见小男孩,坏了,犯小人。还有的说,梦见上天摘月亮去,是要当皇上。其实常有梦见上天摘月亮的,我就梦见一百多回,到现在也没当上皇上,这不还说书呢吗?
其实有很多的梦是白天所经历过的,到了晚上入睡了,大脑还在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