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友谊任何力量也挑拨不了,洞朗对峙后首次正式对话

图片 1

  最后李肇星说:“中国人民是有着光荣历史传统和文化传统的人民,印度人民也是有着光荣历史传统和文化传统的人民,中印人民的友谊是任何力量也挑拨不了的,中印人民友谊的潮流不可阻挡。”

  第十八次:2015年3月23日至24日,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十八次会晤在新德里举行。中方特别代表、国务委员杨洁篪同印方特别代表、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就边界问题深入交换意见,就两国双边关系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地区问题进行了战略沟通。

  2005年,中印双方达成解决边界问题政治指导原则,为最终解决边界问题奠定了重要基础。李肇星说:“当年中印关系友好稳定,为双方协商解决边界问题提供了良好的气氛,双方保持了会晤势头,目的就是为了促进谈判进程,争取早日解决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
 
  李肇星指,中方愿意同印方一道继续落实两国有关协定和共识精神,共同维护边境形势的稳定。2003年双方设计了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会晤机制,至今已经举行14轮会晤。

  第十四次:2010年11月29日至30日,中印边界问题第14次特别代表会晤在北京举行。中方特别代表、时任国务委员戴秉国和印方新任特别代表、时任印度国家安全顾问梅农在坦诚友好的气氛中,就妥善解决中印边界问题和维护中印边境地区和平与安宁深入交换意见。

北京消息:据媒体报道,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于4日上午11时举行新闻发布会,由大会发言人李肇星就会议议程和人大工作相关的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图片 1华春莹

  有印度记者问:“现在中国的邻国,包括印度有很多关切,关切中国把这么多钱花在防务上。很多年来,印度一直没有开发印中边境,但是近年因为中方增加军费,印方对边境地区进行了开发。我们知道中方表示愿意听取其他国家在这个问题上的关注,我想问的是中国增加国防费会不会给邻国,比如印度带来更大的压力。”

  11月10日,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还说,中印两国领导人都高度重视边界问题。多年来,双方为边界问题的解决付出了很大努力。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已举行了19次会晤,就边界问题充分地交换意见,取得了积极进展。目前,边界问题特别代表机制运行良好。

  据李肇星补充,印度的国防预算远远高于印度国民生产总值总量的2%。他说:“中国非常重视同邻国的友好关系,我们奉行与邻为善、与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同周边共同营造和平稳定、平等互信、合作共赢的地区环境。”

  对此,狄伯杰也表示,“两国在对待敏感问题时应格外注意对方的关切。”中印两国如果把边界问题作为双边关系的关注焦点,是不明智的。两国应该努力克服彼此之间的信任赤字,推动边界问题的妥善解决,释放中印合作的巨大潜力。

  李肇星说:“近年来中国同亚洲国家,包括印度的关系深入发展,高层交往频繁,政治互信增强,经济利益日益融合,人文交流不断扩大,为亚洲的和平和发展共同做出了贡献。‘谋和平、求合作、促发展’是全体亚洲人民,包括中国人民和印度人民的共同愿望。我们特别高兴的是上个世纪50年代是中国领导人和印度等亚洲国家领导人最早共同提出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中印之间确实有边界问题,在边界问题最终解决之前,维护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符合中印双方的共同利益,这也是双方达成的重要共识。”

  14年间20次会晤保持沟通

“两会”发言人李肇星:中印友谊任何力量也挑拨不了

  据环球网报道,印度国防部长西塔拉曼11月5日访问了印度非法占领的中国藏南地区(印度称“阿鲁纳恰尔邦”),并视察印军边防哨所的战备情况。《印度教徒报》11月6日则报道称,西塔拉曼5日访问“阿邦”安娇县的基比图地区,这是她上任后首次访问“阿邦”。她赞扬了士兵们在如此艰苦地区的付出,并在个人推特账户上发布了多张照片和视频。

  李肇星以“友好邻国”来形容印度,他回答说:“中国国防费用有所增加,但就我们的国防预算占我国经济总量的比例来说,我们在全世界是相当低的,比许多国家都低得多。”

  据新华社报道,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2月20日宣布:应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杨洁篪将于22日赴印度举行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年度会晤。这是今年夏天洞朗对峙后,中印双方首次就边界问题进行高层谈判。

  对于此次年度会晤,华春莹22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会晤不仅是两国边界谈判的高级别渠道,也是双方进行战略沟通的重要平台。”

  [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前十九次会晤回顾]

  第十九次:2016年4月20日至21日,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十九次会晤在北京举行。中方特别代表、国务委员杨洁篪同印方特别代表、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就边界问题、双边关系和有关国际地区问题进行广泛、深入、坦诚的沟通。

  在新德里访问期间,王毅还在会见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时进一步表示,“两国尤其要加强战略沟通,增进战略互信,将历史遗留问题和两国关系中的一些具体问题放在中印关系的恰当位置加以妥善管控处理,避免政治化、复杂化,防止其影响中印关系发展大局。”

  华春莹22日表示,今年9月,习近平主席同莫迪总理在厦门举行会晤,就进一步发展中印关系达成重要共识。此次会晤,双方特别代表将按照两国领导人要求,就双边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妥善管控分歧,聚焦发展合作,推动中印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实现两国友好合作和互利共赢。

  第七次:2006年1月9日至10日,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七次会晤在印度举行。这次会晤11日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开始,12日移到科塔亚姆继续进行。中方特别代表、时任外交部副部长戴秉国就解决两国边界问题的框架设想,与印方特别代表、时任国家安全顾问纳拉亚南进行了建设性探讨。

  第十一次:2007年9月24至26日,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十一次会晤在北京举行。中方特别代表、时任外交部副部长戴秉国与印方特别代表、时任印度国家安全顾问纳拉亚南进行了会晤,双方就解决框架问题进行了有益和积极的探讨。

  第六次:2005年9月26日至28日,中印边界问题中方特别代表、时任外交部副部长的戴秉国与印度特别代表、国家安全顾问纳拉亚南在北京举行了第六次会晤。双方在友好、合作和建设性的气氛中就中印边界问题解决框架进行了认真的探讨。双方同意,要在已经取得的成果基础上,从两国关系大局的政治、战略高度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积极而建设性地探讨解决边界问题的框架,推动边界问题早日获得公平合理的解决。

  而研究中印关系的印度尼赫鲁大学中国与东南亚研究中心教授、汉学家、《思考印度》(Think
India)季刊主编狄伯杰(B。 R。
Deepak)认为,此次会晤显示了中印两国向推进解决边界问题继续迈进,但“中印两国在各段边境问题上(仍)有不同的认知”。

  中印边界问题年度会晤的开始,还要追溯至14年前。

  第九次:2007年1月16日至18日,中国印度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9次会晤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举行。时任外交部副部长戴秉国与印方特别代表、国家安全顾问纳拉亚南在友好、坦诚和建设性的气氛中,就两国边界问题的解决框架深入交换了意见。

  第二次:2004年1月,印度特别代表访问中国。这既是两国特别代表的第二次会晤,会晤就解决边界问题的指导原则进行了初步探讨。

  第十二次:2008年9月18日至19日,中方特别代表、时任国务委员戴秉国与中印边界问题印方特别代表纳拉亚南在北京举行中印边界问题第十二次特别代表会晤。

  当年10月23日至24日,中印边界问题中方特别代表戴秉国和印方特别代表布拉杰什·米什拉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举行了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首次会晤。

  (资料来源于外交部网站、新华网、中新网和环球网的公开信息)

  第十六次:2013年6月28日至29日,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十六次会晤在北京举行。中方特别代表、国务委员杨洁篪和印方特别代表、国家安全顾问梅农就落实两国领导人共识,促进中印边界问题解决和双边关系发展,以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地区问题坦诚、深入交换意见。

  随后,王毅外长在新德里出席中俄印外长第十五次会晤期间会见印度外长斯瓦拉杰时表示,印度边防部队越界造成的洞朗事件使双边关系经受严重考验。他说,“双方要加强各层级战略沟通,恢复已建立的对话机制,深化各领域务实合作,同时管控好存在的分歧,维护好边界地区的和平安宁。”

  12月9日,王毅外长在2017年国际形势与中国外交研讨会开幕式上表示,“中印同为发展中大国,战略契合点远远大于具体分歧,合作需要明显超越局部摩擦。”

  第三次:2004年7月26日至27日,印方特别代表、印度国家安全顾问J•N•迪克希特先生与中方特别代表、时任外交部副部长戴秉国在印度举行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三次会晤。

  第四次:2004年18日至19日,中印边界问题中方特别代表、时任外交部副部长的戴秉国同印方特别代表、国家安全顾问迪克希特在坦诚、友好和建设性的气氛中举行了第四次会晤,双方探讨了解决边界问题的指导原则,会晤取得了建设性成果。

  “如果要真正解决问题,仍需要通过一个有效的复合性机制来进行。这个复合型机制不仅要包括我们双方的外交部门,可能还要包括两国的边防等相关部门。到了那个阶段,我们才能看到两国为解决边境争端迈出了一大步。”张家栋说。

  对此,张家栋表示,通过会晤,中印双方主要是建立了一系列的互信机制和对话机制,以及边境互信措施等。开放会晤点、开放边贸点等决定往往也是在会晤上首先达成的。会晤提供的更多的是沟通的桥梁作用。

  首次:2003年10月23日至24日,中方特别代表戴秉国和印方特别代表布拉杰什•米什拉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举行了首次会晤。

  第十三次:2009年8月7日至8日,第13次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会晤在新德里举行。中方特别代表、时任国务委员戴秉国和印方特别代表、时任国家安全顾问纳拉亚南在坦诚、友好的气氛中,就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在中印两国之间因为边界问题摩擦不断之际,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对边界问题和中印关系问题作出了表态。

  第八次:2006年6月25日至27日,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八次会晤在北京举行。中方特别代表、时任外交部副部长戴秉国与印度特别代表、时任国家安全顾问纳拉亚南就边界问题的解决框架进一步交换了意见。

  中印双边关系应超越边界问题

  2003年6月,中印两国总理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共和国关系原则和全面合作的宣言》,双方同意各自任命特别代表,从两国关系大局的政治角度出发,探讨解决边界问题的框架。

  今年6月,发生了印军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界进入中国领土事件。就在最近,印度方面在边界问题上依然“我行我素”。

  12月7日,中国外交部还证实,近日,一架印度无人飞行器在中印边界锡金段侵入中方领空并坠毁。而印度方面随后对这一事实予以承认,但表示该无人机是在一次训练任务中出现了技术故障。

  针对22日开始的第二十次边界问题会晤,张家栋认为,目前中印两国在外交层面的此类机制是为边界问题最终解决提供一个基础和前提,会晤本身还很难直接推动边界问题最终和彻底的解决。“两国要想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框架方案,目前来看可行性较小,因为两国之间分歧差异太大。”他说。

  第十次:2007年4月20日至23日,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十次会晤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和南部城市古努尔举行。时任中方特别代表戴秉国与时任印方特别代表纳拉亚南在坦诚友好的气氛中,继续就中印边境问题的解决框架进行了深入有益的探讨。

  第五次:2005年1月10日,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五次会晤在新德里举行。中方特别代表、时任外交部副部长的戴秉国与印方特别代表、国家安全顾问纳拉亚南在友好、合作和建设性的气氛中进行了富有成果的会晤,双方就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政治指导原则的协定达成一致。

  尽管目前会晤内容尚未披露,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认为,“中印边界问题特代会晤基本上是年度会晤安排。从一开始到现在已经举行了多次会晤,此次会晤因为是洞朗对峙后的第一次正式对话,所以各方的期待和关注非常多。”

  第十七次:2014年2月10日至11日,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17次会晤在新德里举行。中方特别代表、国务委员杨洁篪和印方特别代表、国家安全顾问梅农就中印边界问题、中印关系和共同关心的国际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第十五次:2012年1月16日至17日,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十五次会晤在新德里举行。中方特别代表、时任国务委员戴秉国和印方特别代表、时任国家安全顾问梅农坦诚深入地讨论了中印边界问题和共同维护两国边境地区和平与安宁等事宜。1月17日,时任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刘振民和印度驻华大使苏杰生在新德里分别代表各自政府,正式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印度共和国政府关于建立中印边境事务磋商和协调工作机制的协定》。

  对此,华春莹在11月6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中方在中印边界上的立场非常清楚。中印边界东段是存在争议的,这是客观事实。我们认为印方官员去中印边界争议地区活动,可能会使边界问题复杂化,不利于双方维护边境地区和平与安宁的努力。希望印方能和中方一道共同努力,继续为双方通过谈判妥善解决边界问题创造良好的条件和氛围,维护好两国关系发展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