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王访贤,文王封大麦

大麦,很古的时候叫芒麦。相传,周文王访贤时才更名叫大麦的。
一天,他走到一所村子,肚子饥饿,口中发渴,难忍难受,就坐在大树下歇息。正巧,一位农妇,手提一瓦罐稀面糊糊,从这里经过。文王立即问农妇道:大嫂手提稀饭,去到哪里啊?农妇告诉文王:老公在田间耕耘,时已过午,去给他送饭果腹解渴。
文王又饥又渴,见了瓦罐里的稀面糊糊,肚子咕咕叫得更厉害了,嘴里不觉流了馋涎。他请求农妇,让些与他果腹解渴。农妇递给他手里的瓦罐。文王饥不择食,大口大口地吃了下去,马上精神爽快,口中余昧无穷,以为比皇宫里吃的山珍海味都可口得多。
他谢了农妇,问道:大嫂,这稀面糊是什么粮食做的?这么好吃。农妇告诉他:春荒兰月,青黄不接,只有芒麦成熟得早,用它应急,援救人命。文王点点头称赞芒麦的功劳最大,说它在所有的麦子中,应该占首位。今后就更名大麦,不喊芒麦了。
正在田间劳作的老公,见日头偏西,老婆不送饭来,就丢下手中的活计,回家用饭。走到半路上,老远就瞥见老婆与一个过路客人说话,随后老婆又从客入手中接过瓦罐,回身回去了。便觉得老婆行为不端正,心里一阵火冒,追遇上去,抓住就打。
文王看在眼里,心里非常过意不去。想上前往洗白儿句,又无由头可牵。老公发完性情,到田间去了,农妇回家从新为老公作饭。这时,文王尾随上农妇,抱歉地说:是我不该吃了你老公的饭食,害你遭了吵架。
这农妇很会说话,她说:客人莫见怪,我老公不是小气人,他怪我有失礼貌,没有把客人请到家里去接待,才打了我的。
听了农妇的话,文王思忖道:我专程四下里访问贤德人,面前的农妇和她老公不就是很贤德吗?文王便解下一根玉带,递给农妇说:大嫂此后若遇急难,可以带上这根带子上京城去找文王,他会资助解危的。说完扬长去了。
文王回到都城,想起路途吃的大麦面糊,很香甜,就吩咐御厨师做给他吃。他吃了几口,以为味道又苦又涩,淡而无昧,远远不如路途上那农妇做的好吃。
一连三年过去了。那位农妇的老家遭了天灾,实在无法营生度日,才想起吃大麦面糊的客人留下的一根玉带来。她伴侣便带上它,沿途讨米要饭,去京城找文王。
到了京城,文王召见了他们配偶,安顿在皇宫住下,并当着满朝文武官员封他伴侣为贤德人。
一日,文王又想起那顿大麦稀面糊来,传旨农妇为他做。农妇做了大麦稀面糊,端给文王。文王尝了几口,很不好吃,问农妇是什么原由?农妇告诉文王说:饥时糠也甜,饱时肉也嫌。文王听后拍案称好,说:贤德人使我明白了一个重要道理:饱时不忘饥时苦,富贵莫记贫贱寒。周朝坐山河八百年,就是因为重用贤德人,听贤德人的忠言。

很久以前,周文王出外访贤,途经到一所村庄,觉得肚子饥饿,口中发渴,实在难忍,就坐在大树下休息。
正巧,一位农妇,手提一瓦罐稀面糊糊,从这里路过。文王连忙问农妇道:大嫂手提稀饭,去哪里呀?农妇告诉文王:丈夫在田间劳动,时已过午,去给他送饭充饥解渴。
文王又饥又渴,见了瓦罐里的稀面糊糊,肚子咕咕叫得更厉害了,嘴里不觉流了馋涎。他请求农妇,让些给他充饥解渴。农妇把手里的瓦罐递给他。文王饥不择食,大口大口地吃了下去,顿时精神爽快,口中余味无穷,觉得比皇宫里的山珍海味还要香甜可口。
他谢了农妇,问道:大嫂,这稀面糊糊是什么粮食做的?这么好吃。
农妇告诉他:春荒三月,青黄不接,只有芒麦成熟得早,用它救急,搭救性命。文王点点头称赞芒麦的功劳最大,说它在所有的麦子中,应该占首位,以后就改名大麦。
正在田间劳动的丈夫,见日头偏西,妻子还不送饭来,就丢下手中的农活,回家吃饭。走到半路上,老远看见妻子与一个过路客人说话,随后妻子又从客人手中接过瓦罐,转身回去了。丈夫便以为妻子行为不端正,气得火冒三丈,追赶上去,抓住就打。
文王看在眼里,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想上前去辩白几句,又不知从向说起。丈夫发完脾气,到田间去了,农妇回家重新为丈夫做饭。这时,文王尾随上农妇,抱歉地说:是我不该吃了你丈夫的饭食,害你遭了打骂。
这农妇很会说话,她说:客人莫见怪,我丈夫不是小气人,他怪我有失礼貌,没有把客人请到家里去招待,才打了我的。
听了农妇的话,文王思忖道:我专程四下里访问贤德人,眼前的农妇和她丈夫不就很贤德吗?文王便解下一根玉带,递给农妇说:大嫂今后若遇急难,就拿上这根带子到京城去找大王,他会帮你解危的。说完扬长去了。
文王回到京城,想起路途吃的大麦面糊,很香甜。就吩咐御厨师做给他吃。他吃了几口,觉得味道又苦又涩,淡而无味,远远不及路途上那农妇做的好吃。
一连三年过去了。那位农妇的家乡遭了天灾,实在无法谋生度日,才想起吃大麦面糊的客人留下的一根玉带来。夫妻便带上它,沿途讨米要饭,去京城找大王。
到了京城,文王召见了他们夫妇,安置在皇宫住下,并当着满朝文武官员封夫妻俩为贤德人。
一日,文王又想起那顿大麦稀面糊糊来,传旨农妇为他做。农妇做了大麦稀面糊,端给文王。文王尝了几口,很不好吃。问农妇是什么原因?农妇告诉文王说:饥时糠也甜,饱时肉也嫌。文王听后拍案称好,说:贤德人使我明白了一个重要道理:饱时不忘饥时苦,富贵常记贫贱寒。
周文王不仅仅只听取这夫妻俩的忠言,他还广招天下贤德人,并且重用他们。文王把这种美德一代一代地传下去,从而使周朝江山稳坐八百年。

很久以前,周文王出外访贤,途经到一所村庄,觉得肚子饥饿,口中发渴,实在难忍,就坐在大树下休息。
正巧,一位农妇,手提一瓦罐稀面糊糊,从这里路过。文王连忙问农妇道:大嫂手提稀饭,去哪里呀?农妇告诉文王:丈夫在田间劳动,时已过午,去给他送饭充饥解渴。
文王又饥又渴,见了瓦罐里的稀面糊糊,肚子咕咕叫得更厉害了,嘴里不觉流了馋涎。他请求农妇,让些给他充饥解渴。农妇把手里的瓦罐递给他。文王饥不择食,大口大口地吃了下去,顿时精神爽快,口中余味无穷,觉得比皇宫里的山珍海味还要香甜可口。
他谢了农妇,问道:大嫂,这稀面糊糊是什么粮食做的?这么好吃。
农妇告诉他:春荒三月,青黄不接,只有芒麦成熟得早,用它救急,搭救性命。文王点点头称赞芒麦的功劳最大,说它在所有的麦子中,应该占首位,以后就改名大麦。
正在田间劳动的丈夫,见日头偏西,妻子还不送饭来,就丢下手中的农活,回家吃饭。走到半路上,老远看见妻子与一个过路客人说话,随后妻子又从客人手中接过瓦罐,转身回去了。丈夫便以为妻子行为不端正,气得火冒三丈,追赶上去,抓住就打。
文王看在眼里,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想上前去辩白几句,又不知从向说起。丈夫发完脾气,到田间去了,农妇回家重新为丈夫做饭。这时,文王尾随上农妇,抱歉地说:是我不该吃了你丈夫的饭食,害你遭了打骂。
这农妇很会说话,她说:客人莫见怪,我丈夫不是小气人,他怪我有失礼貌,没有把客人请到家里去招待,才打了我的。
听了农妇的话,文王思忖道:我专程四下里访问贤德人,眼前的农妇和她丈夫不就很贤德吗?文王便解下一根玉带,递给农妇说:大嫂今后若遇急难,就拿上这根带子到京城去找大王,他会帮你解危的。说完扬长去了。
文王回到京城,想起路途吃的大麦面糊,很香甜。就吩咐御厨师做给他吃。他吃了几口,觉得味道又苦又涩,淡而无味,远远不及路途上那农妇做的好吃。
一连三年过去了。那位农妇的家乡遭了天灾,实在无法谋生度日,才想起吃大麦面糊的客人留下的一根玉带来。夫妻便带上它,沿途讨米要饭,去京城找大王。
到了京城,文王召见了他们夫妇,安置在皇宫住下,并当着满朝文武官员封夫妻俩为贤德人。
一日,文王又想起那顿大麦稀面糊糊来,传旨农妇为他做。农妇做了大麦稀面糊,端给文王。文王尝了几口,很不好吃。问农妇是什么原因?农妇告诉文王说:饥时糠也甜,饱时肉也嫌。文王听后拍案称好,说:贤德人使我明白了一个重要道理:饱时不忘饥时苦,富贵常记贫贱寒。
周文王不仅仅只听取这夫妻俩的忠言,他还广招天下贤德人,并且重用他们。文王把这种美德一代一代地传下去,从而使周朝江山稳坐八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