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要留下他,汉高祖刘邦在临死为何还不放过最好的兄弟

第一个目标就是韩信。韩信功劳大、威望高、军事才能出众,因而也就是刘邦最大的心病。卢绾能够封王,那么,萧何、张良、曹参、周勃甚至樊哙这些功劳都比卢绾大得多的人怎么办?不封王,对这些人不好交代,都封王,天下不仅没有那么多的土地,同时,那自己不又是一个项羽第二吗?或者说,即便刘邦活着不会有人造反,那刘邦死了呢?他的儿子有哪个能是这些人的对手?于是,当有人告发韩信造反,刘邦借口巡游的机会诱捕了韩信,并把他降为淮阴侯。韩信这等功劳的人仅仅才封了一个侯爵,其他人就好办多了,这时候刘邦开始大规模的分封功臣,但最高的也就是侯爵。当然倒出来的地盘,都封给了他的刘姓子侄。

那么,刘邦清除了其他所有异姓诸侯王,为什么留下吴芮呢?说到底,并不是刘邦对此有什么良心发现,而是汉朝政权的需要和吴芮对形势的正确判断所致。

卢绾和刘邦同一天出生,两人从小要好,两家关系也是十分密切。刘邦起义后,卢绾一直跟随在刘邦身边,相当于中军这样一个角色。由于私人情谊深厚,无论是当汉王还是当皇帝以后,刘邦都有意抬举卢绾,当皇帝后刘邦所封的唯一一个异姓王就是卢绾。但是,刘邦是政治家,是皇帝,已经不是沛县的那个泗水亭长,甚至已经不是刚刚打败项羽时的那个还没有形成治国理念的刘邦。他首先考虑的是政权的长远和刘氏天下的根本利益,其次才是个人关系的亲疏远近。鉴于秦朝立国短时间就天下大乱,项羽推翻秦朝后采取的是复辟政策,即各诸侯国划地理政,他为霸王统辖诸王。这完全是战国时的旧秩序旧格局,根本就行不通。

新生的汉朝政权,需要吴芮屏障、号召百越。

是说,这是一种中央集权和分封共存的政权体制,即有别于秦始皇的中央集权制又有别于项羽的分封制。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燕王臧荼造反,平定后卢绾得以封王。鉴于战国时期各国各自为政导致的战乱不断,项羽分封诸侯以后天下很快又乱,以及刘邦当皇帝后临江王共尉、燕王臧荼、颖川侯利几也很快叛乱这个事实,刘邦觉得,异姓王的存在,并不会利于大汉帝国的统治和巩固,于是,他不但再也没有封异姓为王,而且还有计划地铲除异姓王。

汉十年,陈豨造反,刘邦亲自出征讨伐。在向彭越征兵的时候,彭越推说有病没有出征,只派出了将领前去。刘邦很生气,派人责备彭越。彭越很害怕,打算亲自前往谢罪。部将扈辄劝他说去了肯定被杀,并劝他造反。彭越虽然没有听从他的意见,可是因为他和太仆有矛盾,还是被告发了谋反。刘邦派出使臣出其不意地袭击彭越,彭越不曾防备,被逮捕后囚禁在洛阳。刘邦赦免了他,废为平民,将其流放到蜀地。流放途中,正好遇见吕后,彭越哭着说自己没有罪,并希望回到自己的家乡昌邑。吕后答应给他向皇上求情,却对刘邦说留下这样豪壮勇敢的人是给自己留下祸患,于是就让彭越的门客再次告发他谋反。彭越被灭族,封国被废除。

刘邦争夺天下的对手是项羽,他是联合一些项羽所封诸侯王和项羽争战的,所以他在打败项羽后不得不继续保留着这些诸侯王。在楚汉相争时,为了早一天打败项羽,刘邦不得不封了两个手下将领韩信和彭越为王。打败项羽后,刘邦当上了皇帝,但他同时保留了诸侯王。

韩王信曾经跟随刘邦进入汉中,楚汉相争时站在刘邦一边,刘邦当皇帝后,被封为韩王,封国在颍川一带,国都为阳翟。颍川处于中原腹地,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刘邦担心韩王信日后会构成威胁,便以防御北方胡人的名义,把韩王信迁到太原郡,都城是晋阳。韩王信请求以马邑为都城,得到了刘邦的同意。汉七年,匈奴攻打马邑,汉朝廷怀疑韩王信暗通匈奴,刘邦便致书责备,韩王信担心被杀,便投降了匈奴。刘邦亲自带兵征讨,打败了韩王信,韩王信逃到匈奴,封国被废。汉十年,韩王信游说驻守代地的赵国相陈豨起兵造反。十一年,韩王信又和匈奴侵汉,被汉军打败,韩王信战死。

卢绾更加害怕,闭门躲避不出,对自己的亲信说:“不是刘姓而被封王的,只有我卢绾和长沙王吴芮了。去年春天,淮阴侯韩信被满门抄斩,夏天又杀掉了彭越,这都是吕后的计谋。现在皇帝重病在身,把国事全部交给了吕后,而吕后总是想找借口杀掉异姓诸侯王和功高的大臣。”于是继续推脱有病,拒绝进京。审食其回到京城以后,把这些情况报告给了刘邦,刘邦认为卢绾真的造反了,派出樊哙攻打燕国。卢绾撤到边境地区长城下,说是等待皇帝好了以后,亲自进京谢罪。结果刘邦不久去世,卢绾逃到了匈奴,被封为东卢王。因为常常被匈奴人欺凌掠夺,卢绾郁郁不得志,一年后在匈奴死去。

行事低调,力求自保。

卢绾和刘邦同一天出生,从小一起上学,一起躲进芒砀山逃难,是最早跟随刘邦起义反秦的人,也可以说,卢绾是刘邦最好的兄弟。按照卢绾的说法,假如刘邦晚一点死,卢绾能保住燕王的地位和性命吗?刘邦为什么又会对这个最好的兄弟不信任了呢?卢绾和刘邦关系非同一般,这是他赖以保命的希望所在。但是,刘邦的国策已经确立,卢姓燕国绝不容许继续存在下去。

受封长沙王以后,吴芮只把大儿子吴臣留在身边,把最小的儿子吴元安排到老家去,其他儿子让他们四散发展。如果说,大儿子是上了朝廷名册,将来要继承王位,小儿子回老家是守祖业祖坟,那么,让其他儿子四散发展就完全是一种自保行为,一个王总不至于养不起几个儿子吧!除此之外,吴芮还把自己的精兵调给荆王刘贾,把自己的土地送给刘邦的子女,表示出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

刘邦死前最后一年,平息了英布陈豨等叛乱,天下基本稳定下来,异性诸侯王只剩下卢绾和吴芮两个。这时候,有人告发说,代国相陈豨谋反的时候,卢绾曾经派人到代国和陈豨互通情报,商议策划。刘邦于是派人召卢绾进京,卢绾称病推脱不去。刘邦又派了辟阳侯审食其,御史大夫赵尧前去燕国,一方面说是迎接卢绾,另一方面却在查问卢绾的部下臣子。

燕王臧荼曾经跟随项羽入关。项羽封王时,借口臧荼功劳大,封臧荼为燕王,将原来的燕王韩广迁为辽东王。韩广不服,被臧荼打败。刘邦打败项羽后,臧荼因拥立刘邦为皇帝仍被封为燕王。刘邦对项羽的部属进行追查和清洗,臧荼心生畏惧,起兵造反,被刘邦擒获并斩首示众。刘邦改封跟随自己起事的部将卢绾为燕王。

正是因为吴芮的重要作用,对中央政权没有二心,为人处世低调,才能够为刘邦所容,成为汉初保留的唯一异姓王。

英布是陈胜以后较早起事反秦的义士之一,归顺项梁后共同拥立了楚怀王,被封为当阳君。项梁死后,英布归属项羽。在项羽的部将当中,英布功劳最大,灭秦后被封为九江王。楚汉战争期间,英布和项羽产生了矛盾,在刘邦手下谋士随何的游说下投降了刘邦。刘邦当皇帝后,改封英布为淮南王,封地还是在原来的地方,比项羽时略有扩大。汉十一年,刘邦杀了彭越,把他剁成了肉酱,分别赐给诸侯。英布看到肉酱,心里非常害怕,就暗中部署集结军队。手下有个叫贲赫的人告发英布造反,刘邦派出使者调查,英布更加害怕,真的就造反了。刘邦亲自出兵征讨,英布最终战败逃到了江南,在长沙王境内被杀。

彭越原来是钜野湖中的一个渔民,后来做了强盗。陈胜起义后,他也聚集了一千多人的队伍反秦。刘邦起兵反秦的初期,彭越曾经援助过他。楚汉相争时,彭越率领部将三万多人归附了刘邦。刘邦任命彭越为魏国国相,总揽兵权。在此后的两年里,彭越经常游击进攻,骚扰楚军,断其粮道,史称“彭越扰楚”。为了最后打败项羽,刘邦按照张良的建议,答应战胜楚国以后,将睢阳以北的土地封给彭越为王,以换取他的出兵。彭越于是带领全部人马来到垓下,协助刘邦彻底打败了项羽。彭越因此而被封为梁王,建都定陶。

吴芮所在的长沙国,位置在现在的江西、湖南一带,东边是吴国、西邻蜀国,南部就是越、闽、粤等地。当时,这些地方还属于教化不够的地方,中央政权只是名义上对他们管辖。在秦末战乱的这段时间,他们实际上是“独立王国”,中央政权已经顾不上这些地方。如西南方贵州境内有个夜郎国,竟然不知道有个汉朝存在,这就有了成语“夜郎自大”。吴芮经营这些地区,兴修水利,发展生产,推广先进的种植技术,经济得到了很大发展,很得民心。秦朝为此专门设立了鄱阳县,委任吴芮为县令,就是为了让他稳定南方,阻止百越地区反叛中央。反秦起义轰轰烈烈之时,闽越王、东海王都归附了吴芮。不但如此,吴芮还派了归顺自己的广东地区的梅縼跟随刘邦进入武关,为打败秦军立下了功劳。秦朝需要吴芮稳定南方,新建立的汉朝政权更需要吴芮稳定南方。刘邦非常清楚,没有吴芮这么一个人,就不可能有南方的稳定。所以,从刘邦来说,保留这个异姓国,对天下有利,取消了这个异姓国,反而对新政权不利,必须保留。

卢绾是刘邦的同乡,又因为两人是同一天所生,自小在一起玩耍,非常要好。燕王臧荼被杀后,卢绾得以封王。陈豨造反被平定后,有人说他曾经和陈豨有联系,于是刘邦派人召卢绾进京。卢绾感到异姓诸侯王基本上都被杀了,不敢进京。刘邦就派樊哙、周勃讨伐燕国,卢绾带着几千人在边境上驻扎,希望有一天能够向刘邦说明情况。等到刘邦死信传来,卢绾觉得自己再也说不清楚,吕后不会放过他,就逃到了匈奴,一年后死去。刘邦立自己的儿子刘建为燕王。

金沙网站,韩信是刘邦夺取天下最大的功臣之一,他在汉中被拜为大将以后,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很快就平定了三秦,由此拉开了楚汉对峙的局面。进入中原以后,韩信带着很少一部分部队经营赵地,不但解除了刘邦的侧翼威胁,还为刘邦输送了大量的兵员,使刘邦能够在失败之后迅速恢复元气,再和项羽争战。从赵入齐,韩信迅速占有了齐国,成为了项羽极大的后顾之忧,形成了楚、汉、齐三方同重的局面,在他要求一个假齐王的时候,刘邦不得不封他为真齐王。在当了皇帝分封诸王的时候,刘邦以韩信熟悉楚地风俗为由,改封韩信为楚王。然而,刘邦深知,若论带兵打仗,天下没有人是韩信的对手。因此,刘邦在当皇帝的第二年,只是根据有人说是韩信造反,就以出巡为由,骗得韩信前来拜见,在云梦将其擒获。韩信被降为淮阴侯,楚国一分为二,东部为荆国,封堂兄刘贾为王,西部为楚国,封弟弟刘交为王。韩信没有了地盘,刘邦稍微放心了一点,但这个人毕竟是能力太过强大,留着他总是心头之患,于是在刘邦当皇帝的第七年上,被吕后杀了。

公元前202年,刘邦打败项羽当了皇帝,一些在楚汉之争中站在刘邦一边的人也得到了王的封号。他先是把齐王韩信改封为楚王,后封彭越为梁王,确认当皇帝之前所封的韩王信仍为韩王。淮南王英布、燕王臧荼、赵王张敖封号不变,改封衡山王吴芮为长沙王。燕王臧荼造反被杀,又封了太尉卢绾为燕王。随着天下的逐步平定,刘邦开始了有计划的铲除异姓王的行动,改由刘姓宗室为王。到刘邦死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异姓王都被消灭,并留下遗嘱,以后凡不是刘姓为王者,天下共诛之。那么,刘邦留下的唯一异姓王是谁呢?

刘邦曾经试探过吴芮,说:吴国是古代的建制国家。过去这块地方一并在荆王名下,现在他已经死了,我想恢复吴国,新立吴王,你看行吗?吴芮说:“沛侯刘濞这个人稳重厚道,我请求立他为吴王。”刘濞是刘邦的侄子,让他做吴王,既表明自己没有当吴王的野心,又让这块土地有了归属,表明自己不想扩大地盘,可以说是让刘邦吃了一颗定心丸。吴芮是陈胜以后较早起事反秦的首领之一,他始终没有打出王号,说明他不主张分封诸侯王国。同时他也知道,刘邦在和项羽争天下的时候是为了收买人心才封王,现在天下统一了,刘邦要做的是铲除异姓王。所以,吴芮又采取了另一项措施。

这又会产生另外一个问题,吴芮会不会率领百越地区的王国和刘邦争天下呢?刘邦也曾经疑问过,吴芮的回答是,不会。吴芮清楚自己的地位,没有扩地野心。

据说,吴芮是吴王夫差的第五世孙,在秦朝时被封为鄱阳县令,因其在百越当中威信很高,被称之为番君。陈胜起义反秦,吴芮也起兵响应。由于吴芮深得民心,江、湖一带的百姓不但没有像其他地方一样杀掉长官把他杀掉,反而积极拥护。吴芮除了积极经营江湖地区外,还派出了一支部队加入到了项梁的队伍当中,这就是他的女婿英布。灭秦后,项羽封他为衡山王。在派出英布参加反秦大战后,吴芮并没有闲着,他由鄱阳湖向洞庭湖发展,并在濒临湘水边上筑起了一座城——长沙。在楚汉之争中,吴芮听从了张良的建议,拥护刘邦,灭项后被封为长沙王。吴芮死后,他的儿子吴臣继位为王,一直传到第五代吴差,因为没有儿子,死后其国才被废除,这已经是汉文帝后七年的事情了。

至此,刘邦所封的七国八个异姓诸侯王就只剩下长沙王吴芮一个了。

张敖是刘邦的女婿,他的妻子是刘邦的长女鲁元公主。张敖的父亲是大名鼎鼎的张耳,汉三年被封为赵王。汉五年,张耳逝世,张敖继承父爵做了赵王。汉七年,刘邦经过赵地,张敖非常恭敬谦卑地接待刘邦,从早到晚亲自侍奉饮食,自觉地保持着子婿的礼节。刘邦却不然,坐着时伸开两条腿像簸箕一样,还责骂张敖,态度非常傲慢。赵国国相贯高等人原来就跟随着张耳,他们看不惯刘邦这样,就劝张敖杀掉刘邦,张敖坚决不同意。贯高等人决定撇开张敖,自行其事,杀掉刘邦。汉八年,刘邦再经过赵国,贯高等人就打算在赵地的柏人县下手。刘邦本想在这儿留宿,感觉心里一动,就问这儿叫什么地方?人回答说,叫柏人。刘邦听着“柏人”好像“迫人”,就是被人迫害的意思,因此没有在这儿住下。汉九年,贯高的仇人告发了这件事情,张敖、贯高同时被逮捕。尽管经过大规模的牵连追查证明张敖不知道这件事,张敖还是被削去了王号,因为他是鲁元公主的丈夫,被封为宣平侯。